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叶喻】细水长流 上

给茗鑫妹子 @圈冷到哆嗦的茗鑫 的高考应援文

好对不起她,所以茗鑫好好考哦(´-ω-`)
用的设定都是我们高中设定
也送给所有高三学姐学长们,高考加油哦

我喻应援群群号:635606051 都来加群吧

————————————————————————

抱歉对不起大家也对不起若无痕太太,和太太一篇旧文撞梗撞得挺严重的。回去我翻了翻,在喜欢里找到了太太的文(虽然我对此毫无印象),似乎我看过?可能潜意识里残留着点吧。所以这件事错在我,在这里跟太太道歉,抱歉给太太添麻烦了。也跟看过我这篇文的小伙伴道歉,抱歉没有好好想想这篇文是不是跟我原来看过的一样,给大家带来了阅读上的困扰。

90°鞠躬,很抱歉。撞梗厉害的地方已修改

——————————————————
那是荣耀中学开学的第一天,所谓的尖子班照例不安生。荣耀高中是最好的高中,能考进荣耀的都是万里挑一的人,而能一路拼杀进了尖子班的,更是人才中的人才。智商远超普通人的存在。
所以理所当然的,是尖子就会有情绪嘛,也算正常。校长冯宪君特意下来带着每一届的高一尖子班,不过,经常被气到心脏病发作到是真的。
第一天入学,冯宪君习惯性的自我介绍。“......以上就这样吧,我们也都要彼此了解一下对吧。好了,叶修,喻文州,你们两个起立。”
坐在前排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站好,对视一眼,对方什么样的人也就摸了个七七八八——左右不过一路子的人罢了。
“叶修,喻文州。我看了你们初中的简历。你们两个先管一管班里事务,一个担任班长一个担任副班长。”“下面同学们自我介绍,班长先开始吧。”
叶修无奈的摇摇头,“叶修,初中毕业于荣耀本部,保送来的这里,特点,懒。恩没了。”班长大人连站着都是懒洋洋的,一句话,二十二个字,充分表达出了他的特点。
坐下前左右看了看,目光定格在喻文州脸上一秒——班副大人,这个时候不身先士卒什么时候来呢?
喻文州端着浅浅的微笑,回敬了他一眼——呵呵,这种话我想不用班长大人特意来告诉我吧。
“喻文州,基本和叶修差不多,特点爱好无。”四周环视了一圈,补充道:“东南分校。”
同高中一样,荣耀初中也分为本部,东南分校和西部。不同于高中的本部一枝独秀,荣耀初中是两分天下,东南分校和本部一样旗鼓相当。

第二天一早排队领校服,半袖是浅浅的蓝色,左胸口以红金两色绣着“荣耀”二字和荣耀的校徽。背后正中同样是红线绣着入学年份。腰侧衬了白,从袖子处一路到最下方。蓝白交界处打上了黑线。外套是黑白相间的,肩膀到小臂是白色,镶着黑边,其余都是黑的。反正说不上好看但也不难看就是了。
叶修依旧懒散的靠着,指挥者众人依次拿校服,喻文州陪在他身侧。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直看的小姑娘们眼冒金星。
忽的,他看向门外,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冯宪君气急败坏的冲了进来“你们两个有完没完了,一个班从起床拿校服拿到快吃早饭,还让不让后面的人拿了。想逃训是吧,很好,军训时你们加罚二十圈。”
勉强板正唇角,可还是忍不住上扬的趋势,副班长斜斜瞟了一眼,走过去开始帮班长指挥。
说来也怪,整个班的速度又提了一节,看着众人进进出出忙碌无比,但整体进度就是不快。
直到早饭开饭,众人才拿齐要穿的校服。“你们回去吃饭换衣服吧,这里我和校长解释。对了少天,帮我和叶修带份饭。”喻文州把人赶回去,方扭头看了叶修一眼。
叶修不情不愿的站直身子,对冯宪君笑道:“校长你看,这哪里是我们逃早训。我们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了,奈何是老师们动作太慢,怎么能让我们跑圈呢。”
那厢喻文州附耳对着二班班长交代了几句,慢慢走过来。
说起来,喻文州与叶修两人形容举止都是极好的,有条不紊。诸多细节处都能体现出良好的家教——就算叶修有时候不着调了点。
二班速度依然不快,看了五分钟后,喻文州微笑开口:“校长你看到了吗,学校的老师们才是真不把时间当时间的人。”
到最后,这件事还是不了了之了。叶修和喻文州两个黑心的,联手卖了一波学校老师。那之后,冯宪君着实下狠手整治了一下老师的风气,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经此一事,班长与班副在班里建立了牢不可破的权威,就是这算计人的能力,也足以让人惊叹了。
荣耀高中的军训强度一向很大,饶是叶修他们逃了半天,后来又推又挡,依旧累瘫了大半个班。
“难得的一天半假期呢,你不会去吗?”喻文州坐在宿舍的床上,看着同样百无聊赖的叶修。身边的人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放松一天。他们俩倒好,没一个有走的欲望。
“不想回去,回去又少不了听家里唠叨,还不如在学校舒服呢。”叶修依旧懒洋洋的,随口回答。“说起来,放假了学校是不是不给供饭了?”“没事,大不了咱俩搭伙出去吃。”

上课的日子平静而且无聊,叶修,喻文州,韩文清,黄少天等十余人深厚的功底就显现了出来,渐渐的在荣耀尖子班拉出了一个距离。
开学一个月就是校庆,本来应该是学生们全程组织安排的,可这届高二有点不在调上,叶修他们又是新来的。
没办法,叶修拉上了喻文州,联合了其余二十三个班的班长,在校长室门口堵了冯宪君一把,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最后大半的事物竟是交给了老师们。
当天第一节晚自习,两个人一人抱着课外书看,一人对着空卷子发呆。不经意间眼神一对,什么话都不用说了。
——叶班长还真是......心机深沉。
——呵呵,比不上副班添油加醋的本领高。
——可我怎么觉得,叶班这样拉尽了老师的仇恨呢。
微微偏头向后看的同时,抬手摁住了叶修桌上的书。
叶修颇无奈的剜了他一眼,——当然与其说剜不如说调情——“不带这么心黑的啊文州,这么坑队友真的好?”
他两人身后,就是冯宪君。
叶修与喻文州当场被请到屋外聆听了荣耀学生守则四十分钟,直到下课。
“你们两个,成绩好是好,但也不能这么违反规定。两个人一人记一次违纪。”“行了你们俩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叶修终于被打回了原形,往后一仰靠到了墙上,四十分钟的军姿站得他难受至极。喻文州笑着说:“你不是一直嚷嚷自习课无聊吗,现在怎么样?”回答他的是一张生无可恋脸“我宁愿陪你对着卷子发四十分钟的呆,也比听这劳什子强多了。”把冯宪君气得跳脚。
偏偏叶修像是嫌还不够节气一般,又补上了一句,“对了老师我还真有点事。你要真说违反校纪的话,我这还有点。”把一旁的喻文州拉入怀中,喻文州神色不变,顺从地靠在他身上,微微笑着。两人异口同声:“我们在一起了。”
弄得冯宪君当场吃起了药,倒是副班心好,回去拿了自己的水杯出来,冯宪君就着喻文州的手连着喝了几口水,一口气才缓过来。“你们两个......这种事,就不能低调点?” 身旁不断有学生走过,喻文州笑的眉眼弯弯:“吃准了校长不会舍得让我俩回家一周,到时候没人给老师管班了,看不累死老师。”
得,跟叶修在一起之后,连喻文州都会开嘲讽了。
其实两人之前,倒不是不知道对方。初中部两个校区站在山巅上的人,对方的大名多少也听说过。而荣耀又没少搞那些几个校区联合在一起的活动。远远地,彼此也是见过的,都是众星捧月的存在。
所以在军训结束后,学校人基本走光了。叶修冲动之下就告了白,彼此对对方都有意,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
最后的最后,两人一人写了五千字检查送到校长室,这事就算揭过了。只是两人身上恋爱的气势全班都看得一清二楚。

十一月选新的学生会,喻文州怂恿叶修去了,结果冯宪君很开心的一个主席一个副主席就丢他俩身上了。
叶修后来才明白为什么冯宪君笑的那么开心,学生会主席并不是个容易的活,乱七八糟的事大多压在了他身上,纵使喻文州从旁协助,两人有好言好语的劝了一众大神前来帮忙,可还是经常忙到脚不沾地。
特别是,快元旦了,学校从十一月到元旦的艺术节也该汇演了。
“早知道就不听你蹿腾了,哥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难得的休息时间里,叶修趴在桌上,满脸不爽。喻文州拿着一本字帖细细临摹,渗透着每一笔的用心:“你还说呢,前些日子我还听老师们说,我们这届学生会是最有效率的一届,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学生会最忙的时候。新一届刚上来,事都不熟,又被一股脑塞了一大堆东西。等中旬以后就好了。”
喻文州倒是看得开,“另外,还是背背词吧,快该元旦汇演了。”
元旦晚会,几个人被赶鸭子上架,当了晚会主持人。可这俩人往台上一站,准备报幕的时候,还没说啥呢,下面不负众望的“yooooooo~”就刷出来了。
喻文州似笑非笑,冯宪君还在台下呢你们想干啥?
一个白底衬黑边,一个黑底衬白边。两个人明显穿着情侣装也不能怪台下观众想歪。
冯宪君坐在下面,险些把牙咬碎,不就是强行要求你们俩当了晚会主持人吗,你们就这样高调秀恩爱?记过,两个人都记过,必须给处分!冯宪君暗自下了决定。

至于为什么还分上下是因为……我没码完

评论(9)
热度(42)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