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王喻】破镜重圆

我想了很久,还是回来吧。

就算只为了全职的人物。

我现在只想找个地好好哭一场,好好发泄一下。


天雷滚滚......狗血一盆一盆的泼

主要是闺蜜抱怨总裁文太玛丽苏了......脑子一热我说我写篇不玛丽苏的

结果写出来还是玛丽苏【生无可恋.jpg】

所以ooc很严重    很严重   很严重

王杰希生日快乐

————————————————————

“喻文州……”有人站在那里俯视着他,“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怎么做?”喻文州笑笑,是啊,他知道该怎么做。蜷缩在地上,他伸手解开衣服扣子,一件一件,将身上的衣物褪尽,却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我没有想到,原来你真的恨我到这个地步了,杰希。

光滑的大理石瓷砖沁凉入骨,他微微颤抖,却不知道这样带给人的会有多么大的视觉冲击。

“妖精”,王杰希暗骂。喻文州长的很白,常年锦衣玉食的生活,养出的是淡淡的矜贵之气和不同一般人的白皙皮肤,映衬在黑色的大理石上说不出的诱人。王杰希淡漠的站在那里,脚尖点上对方小腹,“想要?”王杰希自顾自的开口,也没有指望他回答。“求我。”

药物控制下的身子酸软无力,喻文州咬死了下唇,怕一张嘴就是放浪到不行的呻吟。不可以,不可以这样。他闭着眼睛,却止不住的有液体从中涌出。那是他爱的人啊。

看着颤动幅度越来越大的喻文州,王杰希还是心软了。俯身抱起对方,他微微的叹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不后悔吗?”喻文州苦笑,是该悔,没有看清他的能力,没有坚持到底跟他在一起。

一点清凉在眉心处掠过,仿佛减缓了药力。王杰希低头吻了吻他的眉心,向卧室走去。

压着喻文州狠狠的做了一次,心中的火才散去了点,他无奈的抱住喻文州去给人清洗。喻文州昏昏沉沉的,倚着他身上,满是青紫斑驳的痕迹。“杰希。”他轻唤,王杰希扭头看他,却意外的发现他已经睡着了。喻文州只是沉在睡梦里,轻轻喊了一句王杰希的名字。

清醒的人沉默了,那双大小不一的眼中丝丝缕缕的光芒经久未灭。最后化为一声叹息。“我该拿你怎么办……文州,你总是让我恨不起来啊。”

喻文州再次清醒时已经日上三竿了,哪怕一夜过去,身上吻痕依旧没有散掉,手指平静地拂过一个个椭圆的痕迹,他别开了眼。报应吧,如果自己当时不那么做,应当不会招致他这样的报复。可是喻文州那么爱王杰希,又怎么会舍得把他推到那种境地?

 

爱上王杰希纯属偶然,却是必然。喻文州是喻家的独子,蓝雨的继承人,含着金钥匙出生。而王杰希在那时,却不过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罢了。

喻文州小的时候叛逆,四五岁便闹腾着要到有人烟的的地方住,因此喻家就专门买了套房,在上下打通,邻居就是王杰希家。喻文州那时就开始跟王杰希一起玩了。从小玩到大,小学,初中,高中。喻文州一直跟王杰希在一起,他父母也懒得管他,便放任他去了。

可就算在一个普通的中学,喻文州也是最耀眼的那个,人品好,家世好,为人更是温和优雅,几乎是所有女生的梦中情人。

那次喻文州在外面跟王杰希玩儿,却被人追杀。对方是铁了心的要他死,王杰希拉着他没命的跑,最后跟喻文州在小巷子里换了衣服,假扮喻文州去开了追兵,才使得喻文州脱险。

也就是在那个晚上,在那个左等右等也等不到王杰希回来的晚上,喻文州才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王杰希。

那天半夜两个都穿着对方衣服的人,一场突如其来的告白,哪怕在现在的他的心里依旧是光芒闪耀的美好。

后来他们两个人的事儿被喻父知道了,喻文州当场跟他父亲吵了一架。“文州你要怎样我不管,但是王杰希他是个男的,是个男的!!你什么时候有这种喜好了?赶紧的跟他分了,找个人去联姻。”面对这么强势且不可置疑的父亲,喻文州也冷下了脸:“不可能,你不可能把他从我的生命中带走,除非我死。”他把桌子上的玻璃装置往地上狠命一砸,摔门而出。

那天喻文州思虑良久,做下了一个决定。“叶前辈……”喻文州打了个电话,“我想……先放弃。”“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只是喻文州,你可别后悔。”叶修声音淡漠却暗带关切:“我会把他带进这个圈子的。只不过,他会恨你。”“恨吧,我不在乎。”

在那之后就是喻文州听从了父亲的话,选了一家姑娘联姻。那天夜里,看着宛如受伤的孤狼一般决绝离开的王杰希,喻文州攥紧了拳。

他接手了蓝雨,护着微草一路壮大。安静的等着微草的反噬。

 

一个月以后,叶修登门拜访,直言想见一见喻文州。

喻文州从楼上下来,随意裹了件衣服。坐在叶修对面,接过叶修递过来的一个册子,一手拢着衣襟,一手打开随意翻了翻。

“送给前辈的肥肉,前辈居然没有叼一块儿,真是不可思议。”

“哥也不是那么恩将仇报的人,你帮兴欣的,哥都记着呢。”当年叶修从嘉世脱离,自立兴欣的时候,喻文州可没少帮忙。

“你现在……”叶修欲言又止。喻文州垂下眼帘,却依旧是淡淡的:“前辈没看出来吗?我以为很明显了。”

“就是你把蓝雨小一半的资金跟业务转到我这儿,让我来帮你保护的原因?”

“一方面吧。”喻文州转着手中的笔,偶尔写几个字。却一次都没有看叶修。

“什么意思?”王杰希是真的没有听懂。“文州把蓝雨的资金链和业务转到了我这里,不然你认为就凭微草那点底蕴……呵……好歹蓝雨也是个大公司吧,这么多年了。”

“真搞不懂你怎么想的,一路护着微草,让它飞速的发展,敢于对微草下手的公司都被你带蓝雨先一步狙击了。所有人都看出微草要恩将仇报对蓝雨出手的时候,你又转移了蓝雨核心业务,为了让微草打压的更顺利吗?”

“你说什么?”王杰希猛地起身,这反应把叶修也惊了一下,后者下意识的看向喻文州。“我没说过,前辈。”“还有什么,叶前辈,麻烦告诉我。”

“嗯……文州”叶修刚想问,喻文州抬头看了他一眼,依旧淡淡。“梁易春,是蓝溪阁主事。”

蓝溪阁,蓝雨线上平台。

梁易春是最早跟王杰希一起创立微草的人,后来微草走上正轨以后他就离开了。“你对公司的早期经验都来自于梁易春吧,他还特意派了人去教你如何打理好一家公司。就没有见过这么上心的。”

言至此,叶修告辞。“前辈,”喻文州把册子还给他,突然开口。“不用特意来确认我怎么样,这路是我选的,跪着也会走完。”叶修微哂,自己打着蓝雨的名号过来看看这位过的怎么样,只是被一语道破,饶是他这样的脸皮也有些尴尬。

“杰希,我就不送叶前辈了。”

王杰希把人送到玄关。叶修回头看了看,懒懒摆手:“行了行了,哥自己回去。不过王杰希……”他顿顿步子,“好好珍惜吧。毕竟这个世界上再少有这么用心对你的人了。”“另外多少还得说你一句,你把喻文州当做什么了,你的禁脔吗?文州是多么骄矜的一个人啊,嗯?心比天高。你就这么折腾他吧。”语罢离开。

这句话对于王杰希,不亚于醍醐灌顶。等叶修的身影消失不见,他方回身,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文州……”王杰希站在那里,艰难开口。喻文州坐在沙发上,此刻缓缓起身。他只裹了件王杰希的大衣,露出的纤长凝白的小腿上有清晰可见的吻痕。

“杰希,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带着一丝狡黠的笑,他缓缓开口。随后便被一个强力的臂膀拥住,勒得他胸口发疼。一声接一声的“对不起”传出,甚至于夹杂着些许的哽咽。

王杰希这才明白,他错的有多离谱。他以蓝雨威胁喻文州,让他成为了自己的禁脔。他折断了爱人的翅膀,把喻文州关在家里变成了一个只能随时等着自己去上的玩物。他这么对喻文州,喻文州什么也没有说,就那么硬生生的受着。呵……真是讽刺,他的爱就是这样吗?践踏对方的尊严,把对方最引以为傲的东西丢在地上踩。

“文州,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知道喻文州环过了他,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王杰希才恢复神智。

喻文州是一贯的安静模样,贴在他的心口数着王杰希的心跳。足足一分钟过去,他才低低开口:“我不想你觉得,自己今天的成就都是别人的施舍。更何况我能感觉得到你的心意,足够了。”他主动脱了大衣,赤裸的倚在对方的怀里,伸手去解王杰希的扣子。“你明明知道我不想听这句话的。杰希,不想要我吗?”

王杰希眼神一暗,随后扣着人的后脑直接堵上了那双唇。

这可能是喻文州这些日子以来经历的最激烈的情事。反正等到满足了王杰希的兽欲,他已经彻底的瘫软在了那里。王杰希轻笑了下,将人打横抱起,去了浴室。

“抱歉文州。”他心疼地抚过喻文州的脊背,滑到腰间,力度适中的揉捏起来。喻文州疲惫的叹了口气:“杰希,下次能不能轻点儿,再这样下去我就真的下不来床了……嘶你轻点,疼。”

王杰希听话地放轻了力道,慢慢的,他的手顿住了。“怎么了吗?”全身浸在热水里一点都不想动的喻文州抬头看他。勉强睁着眼,看上去就是倦极了。“没事,睡吧文州。”

“这才半下午哪里睡得着。”他嘟囔一句,还是闭上了眼。

王杰希从来没有想过喻文州身上会有这么多的痕迹。有些已经泛了青紫,有些才是艳红色。密密麻麻的重叠在他的皮肤上,很难找出原本的白皙颜色。他究竟做了什么?在喻文州身上留下了这么多的刻痕。这些似乎是在明白地昭示着他的罪过……还好,以后还有补偿的机会。

喻文州是小睡了一觉,等醒来时,已经傍晚了。床头放了一套衣物,他穿戴好下楼,王杰希坐在桌边抱着笔记本处理事务。“醒了?吃饭吧。”他明显吃过了,就坐在那里看着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挑挑拣拣。

“文州,不要挑食。”喻文州看了他一眼,明明白白的带了个委屈的眼神儿。看的王杰希好气又好笑:“怎么了?这么说你还有错了。文州,你再挑食就应该家♂法♂伺♂候♂”

放下电脑,他把喻文州圈进怀里,“和叶修前辈说把蓝雨的业务转回来吧,这些日子也麻烦他了。”喻文州反手搂住爱人,眉梢眼角浸润温柔“好啊。”

——————————————

我有病,再一次肯定了这个观点

评论(1)
热度(52)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