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江喻】时间长河(神秘博士repo)

小江生快

1111也是有人要的

灵感源自某个看周叶的基友,天天跟我唠叨楚谓之聿太太的《时之足》......恰好神秘博士我也看过(才不会说又补了半天的百科才动笔)

基友就俩全职党,一个吃喻黄一个吃周叶......我好伤心(他俩还老问我为什么我的文只有几十热度......友尽吧

——————————————

“你的任务很难,这次。”背后的投影打出了一个微笑的青年。“江波涛,初步怀疑是有什么特异的能力。之前的杀手没有一个活口。”

喻文州蓦然转身,惨白的投影打在脸上,明晃晃地映出墨蓝色的中分短发,墨蓝色的一双眸。“索克萨尔,作为蓝雨排名第一的杀手,我……拭目以待。”

“话说蓝雨的主子都出手了,你行啊江副。”轮回公司首席业务员孙翔。他们都是知道的,江波涛,轮回副总,不是人……准确的说,不是人类。

身为时间领主,更是伽利弗雷屈指可数的智者,江波涛完全有能力制服任何一个想对他下手的人类。

“江波涛……”录像被停在杀手举枪射击的那一幕,喻文州几不可查的皱了下眉。这个时候明明他还没有发现,就在子弹过去的那一秒里,却仿佛未卜先知了一样,这不科学。

“怎么了队长这次的任务很难吗?哎,你屏幕上的这是谁呀?我看看,这不是轮回副总吗?我听说这人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的能力,之前的杀手都死的莫名其妙。队长你怎么了?”黄少天终于察觉出了什么不对的地方,喻文州太安静了,安静的有些和平常不一样。

“没什么。”唇角勾起一个清浅的笑,“看来,我应该好好会会这位江副总了是不是。”

“您好,请问您找谁?”轮回,前台的小妹耐着性子问道。“江波涛。”一身黑色紧身衣,眼中流露出些许杀气。抬手,灭神的诅咒卡着对方脖子上,他淡淡的说:“索克萨尔。”前台小妹吓得声音都是颤抖的:“等……等等…..等,江……江副,江副总……他在……开会呢。”

一点银光闪过,匕首已收回鞘中。喻文州抬步向上:“会议室在几楼?”“二十五。”

这楼层不低呀。一边感慨,一边以一种均匀的速度缓缓上行。顺手拔出了匕首,也就是灭神的诅咒。这把利器今天有点不正常,似乎它也有些兴奋。

这把匕首其实真的不正常,仿佛是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它会认可自己的主人,而且……思及此喻文州拧了下眉,至今没有人能分析出这是什么材质。隐隐编觉得这可能和江波涛有关,不动声色的,他加快了速度。

其实他没有猜错,灭神的诅咒还真不是这个时候地球的产物,它来自遥远的五千年后,六十一世纪的地球。这把被称为人类终极冷兵器的玩意儿,远比文州想的玄机大,至少有一点喻文州说对了,这把匕首是真的有生命的。

灭神的诅咒是跟着江波涛到了这个时空,此时明知道自己要见到原来的主人,这般开心也不为过了。

二十五楼电梯口,轮回看起来是刚刚散了会。一群人闹腾的走进了电梯间,却都停了步子。喻文州靠着电梯门,似笑非笑,目光逡巡。江波涛摇了摇头,排众而出。“我是江波涛。索克萨尔?”伸出了一只手。喻文州微微低着头也伸出手。

——手还挺白的。这是江波涛的第一反应。还没等他感慨多久,对面的人便松开了。“嗯,是。所以我们去你办公室聊?”说着摁开电梯门,大有你不来我就把你拖进来的意图。

江波涛竟是无所谓的笑笑,抬腿进了电梯。“三十,我办公室在三十楼。”电梯门缓缓合上,遮住轮回众人的视线。

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江波涛的手揣在兜里,握着的赫然是他的车钥匙——塔迪斯的钥匙。

塔迪斯,TARDIS,时间与空间的相对维度(Time And Relative Dimensions In Space)的缩写,是他们时间领主能自由穿梭时空的媒介。因为是在这个时候的地球,江波涛把他的塔迪斯外观设成了车的模样。

“我叫喻文州,幸会。”喻文州放弃寒暄,“看来江副总并没有惊讶,你知道我做什么?”“文起四海,以喻九州。是个好名字。”江波涛玩味的笑笑,“到了。”江波涛的办公室,很简约干净,喻文州在沙发落座,松开握着的匕首,强烈的心悸感传来。他瞪大了眼,毫不犹豫的再次握住手里的利器。说也奇怪,握上了匕首之后,那般心悸感就淡了。

随手将门反锁,喻文州开始认真思考起在这里一击必杀的可能性。“不要想了。”江波涛撂下一句话便开始处理起轮回的事物,喻文州这么看着,倒也不觉得无聊。他本来也是个喜静的人。

“挺好玩的。”眼见着轮回下班,喻文州对自己这一天的作死下了个结论。江波涛失笑,他算是看准了,这就是个孩子,还是个没长大的。“那一起去吃个饭?”意料之中的收到了一个“好啊^_^”

“怎么样啊小手残。”因为出任务所以在G市暂时落脚的杀手之王叶修笑眯眯的问道。“今天一天,我的手都没有敢离开灭神的诅咒。它一直传给我心悸的感觉。可我怎么潜意识的觉得,我跟小江不应该是这样的人。”

“怎么样?”晚上轮回开会,众人围着江波涛问,“大概……感觉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听完他们这一天做了什么,方▪最有发言权▪已结婚▪明华叹了口气“副总啊,你不觉得你这一天是在谈恋爱吗?”

谈恋爱?江波涛愣了下,匆匆告辞回了自己的塔迪斯。

他没怎么置办房产,平常也都是在塔迪斯里过的,塔迪斯的内部比外部大得多,甚至可以说是无限空间。对于时间领主来说,塔迪斯就是他们的家。回放了这一天的录像,喻文州看他的眼神中夹带的情谊或许当事人没发现,可他现在是旁观者。

转眼一个月过去,喻文州除了偶尔和江波涛吃饭,也没有什么别的动作。找他下单的人不干了:“索克萨尔,你还想拖多久?”喻文州看了他一眼,凌厉的眼刀甩了过去。“那如你所愿吧。”

喻文州带着那人一路去了轮回。江波涛也没有当回事儿,习惯性的招呼了一下,就打算去忙自己的。耳边凌厉的破空声响起,他猛然转身——来不及。电光火石间,他反手摁下了手腕终端上的按钮。

喻文州动作就就算在杀手中不算快,可与普通人相比也是千差万别,几乎只一瞬,灭神的诅咒已贴到江波涛脖子上。

他被迫停了动作,橙色的粒子组成光带,穿过他的手腕,两肩,死死的绑住了他。江波涛轻松扣住喻文州的手,扭到身后,迫使喻文州贴在他身上。“你输了哦,文州。”

空着的那只手抽出喻文州腰侧的枪,一枪下去,直接击穿对面人的心脏。独特的引擎声响起,一辆越野从虚空中渐渐凝结。江波涛抓起桌子上的车钥匙带着喻文州走了进去。

江波涛的塔迪斯装修很简单,同他本人的风格一样。喻文州明显是被吓到了,宽阔的客厅,明亮的驾驶台,以及可以看到的不知道连着多少房间的走廊。身上橙色的光带散去,手中灭神的诅咒发出一声空欢快的尖啸,径直冲上了挂在墙上的刀鞘。

喻文州忽然想起来还有些事没问:“小江…不是人?”江波涛在驾驶室前忙活:“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什么叫不是人,不是人类还差不多。”把手头编辑好的视频录入监控,这才松了口气。

喻文州凑过去看了看,监控画面里,喻文州举着灭神的诅咒刺过去,却仿佛被江波涛未卜先知一般反身制住。然后对方从他身上掏出了枪对着身后的人,一击而毙。随后便带着喻文州出了门。

“这什么黑科技啊这么逼真。”饶是喻文州这性格也没憋住吐了个槽。江波涛笑而不语,伽利弗雷作为唯一的最高等的文明,自然是甩开地球几条街。

“这是什么?”被推着去洗了澡换了睡衣的喻文州还是坐回了客厅,拿着毛巾擦头发。

“塔迪斯,算是一种特殊的生物吧。是有生命的,内部空间无限。”给人解释了一句,江波涛双手撑在喻文州身体两侧,缓缓逼近。“你输了,文州。愿赌服输。”

喻文州搂住对方的脖子,送上自己的双唇。“如你所愿,愿赌服输。”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用来他形容他们两个再合适不过了。

“两个心脏,还能重生?”喻文州试探着将双手抵在对方胸膛上,果然双手都传来了跳跃的触感。“那合着我再远一点儿举枪射击也杀不死你。”说着又靠了回去。时间领主作为站在宇宙顶端的种族,自然有着其他种族不能比的地方,身体素质便是一例。哪怕不是军人,江波涛的身体素质依旧甩开喻文州几条街。刚刚那么激烈的情事,喻文州已经累得瘫软了,而江波涛姐还像没事儿人一样。

当然喻文州坚持觉得这是因为江波涛是上面的那个。江波涛表示随便你怎么想。

“话说回来,这是啥?”指了指灭神的诅咒,绕了一大圈终于回到了这个东西上。刚刚江波涛可已经把他塔迪斯里的外星黑科技都给喻文州解释过一遍了,只剩了就墙上那把匕首。

“按你们人类的说法,这应该叫做‘人类终极冷兵器’,挺神奇的一把匕首。”江波涛蹭了蹭喻文州头发,“别想太多了,左不过它已经认你为主,便一定不再会害你。”

“是这样啊,难怪我那次把它握进手里的一瞬间,就不想松手了。它也是有生命的吧?”江波涛点点头,算是承认。“我就说……他一直能传给我危机感,原来是这样。”

随意吐了个槽,忽然想起来还有件大事。“那我能不能穿越回去取消了这个任务。”“不可以的,文州你不能踏足时间线改变自己的过去。就算能穿越时空,后悔药这种东西也永远不会存在。”喻文州苦笑了一下:“那我一会去把单子贴回去好了。”“诶呦,传闻中已经封神的索克萨尔也要退单了?”

文州白了他一眼,不想搭理他,其实他挺想打人的,但他打不过,鉴于自己现在这个不争气的身子,喻文州狠狠的在心里记了一笔。

蓝雨宣布从此不再碰任何有关轮回的任务,蓝雨当家索克萨尔发表声明:因下单人已死,蓝雨退单。若再有人接此单,胆敢对江波涛动手,那么就准备好接受索克萨尔的报复。

“这么强硬?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呀。”当晚情事完后,江波涛问了一句。“少天给我写的,其实要是我写,也不过是用词委婉一点罢了。毕竟,我只爱过你一个人,江波涛。”

江波涛眼角都写满了笑意:“是啊,我也是。”

毕竟我孑然一身数千年才遇上了你,唯一的你,我怎么能不加珍惜呢。



觉得我写崩了QAQ

评论
热度(16)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