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王喻】文死谏

“王大人也是一心为国,还请陛下宽宏大量,饶了王大人吧。”几位官员出列求情。“宽宏大量?朕倒是想宽宏大量。李远,没听到朕的话吗?带王塔主下去,打入死牢。”喻文州冷冷甩袖起身“退朝。”

丞相叶修无奈的摇了摇头,带头行礼:“臣等,恭送陛下。”

天牢,王杰希安静地坐在角落,他刚刚确实在赌,赌喻文州不会杀了他。事实证明,他赌赢了。

“什么文死谏,武死战。还不都是......”一句话模糊在口中。“还不都是什么,还不都是看帝王心情?看朕会不会杀你?”一袭明黄从远处缓缓而来,喻文州早已禀退了下人,自己拿着火把站到了他面前。火光明明暗暗地晃动着,持着它的人慢慢将其插到一旁的墙上。“有句话朕其实很想知道,你是不是喜欢朕?”

王杰希瞪大了眼,他一只眼大,一只眼小,为这事儿没少被叶丞相嘲讽。而此时,两只眼都瞪得很大,倒是让人觉得有些不正常。

行了,这一个动作直接把人卖了个彻底,王杰希心下懊恼,他当然喜欢喻文州了,不然他刚刚也不会坚持,要喻文州不要在征兵的旨意上盖印。不为私利,只是,怕百姓反抗他的江山。

 

“陛下不可!”微草星塔塔主,钦天监主监兼兵部尚书王杰希缓缓从诸位大臣中走出。“陛下,前些日子刘将军才拿下西北,此役劳民伤财,百姓早已不堪重负。还望陛下三思啊!”

坐在高座上的帝王什么也没有说,反而是问了一下一旁的黄少天。“少天怎么认为呢?”黄少天意外地只摇了摇头。

“刘皓。”刘皓凡条件反射般地应道:“臣在。”“你认为该征兵多少才合适?”刘浩心中大喜,“臣以为征兵二十万较为合适。”

叶修站在第一位,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二十万,有点太多了吧,不过还是没有动。站在那里安静的看着喻文州,不置可否。

王杰希直接跪了下去:“陛下年前才征兵十万,这个时节又在征兵,怕是民心大乱啊,陛下不曾听说宫外早已传唱吗‘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陛下还请三思啊!”

刘浩直接嗤笑出声:“王尚书是想让我朝将士辛苦打下的河山被敌人抢回去?”喻文州轻轻敲着扶手,“刘爱卿所言倒是在理。”

王杰希心中一紧,可想而知,这道旨意一下民意会改写到何等地步。只是身在局中,他自然没有发觉叶修的不正常,这种事分明应该是叶修最先反对的才对。“陛下不可,此时征兵无异于引火自焚,先帝曾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陛下好好思虑。若陛下执意如此,臣只得血溅金殿,请陛下恩准。”

刘皓刚想再说什么,被叶修凌厉的一眼瞪了回去,只见坐在一座上的帝王轻笑一声;“那朕为何不成全王尚书的忠义?李远,把人带下去打入死牢,择日问斩。”

叶修倒抽一口冷气,硬着头皮出列。“启禀陛下,臣有事奏。王杰希……是微草星主。”微草星塔天定塔主可是不能出什么事儿的——反正至少下一任塔主选出来之前,他是不能死的。

叶修竟也是跪了下去:“陛下,臣也认为此时不宜征兵。如今正是春种之时。农家时令急,若此时强令征兵,怕会误了农时。年前大旱,百姓家早已无余粮,今年的农时便不可再耽误了。”喻文州沉默半晌,“爱卿起来,朕说过爱卿见朕不用行跪拜大礼。算了,那就依爱卿所言吧,征兵之事以后再说。”

叶修依言起身入了列,以眼神示意诸位大臣,要他们去求个情,也顺便给喻文州一个台阶下。还好,皇帝至少还有些理智,只是把人打进了死牢。

而此刻,他在探望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满朝文武都不曾言说此事之弊,想来也是刘皓事先打点好了吧。但为什么王杰希会坚持劝谏了呢?记忆里微草星主都是淡漠的,比如说王杰希的师傅林杰,只会在天下倾动的时候这么执着,他又是为了什么?

思前想后,喻文州不得不承认,是自己……是因为王杰希在乎自己。

这一点想通,心口漫上了点点的温柔,带着说不清的纷乱思绪。还有什么比相互喜欢更令人开心呢?

没错,喻文州喜欢王杰希,喜欢很久了。今晨早朝也不过是他带着叶修和黄少天共同演给刘皓看的戏罢了。刘皓手握兵权,不能轻举妄动,如今,也这能是拖了。

 

喻文州收回思绪,径直开了门。天牢狭小,也只有一块半尺见方的窗洞,投下些许光来。阴仄仄的,逼着人整个都压抑着。

王杰希挣扎着想给喻文州行礼,却跌坐了回去。皇帝快步上前扶住了王杰希,触手冰冷,像极了那天山化不开的寒玉。王杰希苦笑了一下,低低开口:“是。臣……喜欢陛下。”

微草星主一向体弱,更兼他搅黄了刘皓的好事儿,在进来时可没少被折腾。喻文州心里带着气,手下却是温柔的,小心翼翼地解了自己的大氅,披到了王杰希身上,扶着他坐下。

王杰希回了他一个笑,把他拢进自己怀里。“天牢阴气重,陛下保重身子,莫要病了。不然……臣会心疼的。”

这话说的喻文州有些疑惑:“你知道……”王杰希打断他的话,用脑门顶着对方脑门,四目相对。“知道了。陛下刚刚问臣的时候,臣忽然想通了。”一只手抵上了他的唇。“不要称陛下,也不要自称臣,这个时候何必再有这君臣之分。”

王杰希点点头,贴着他耳边小声的说着:“文州,我喜欢你,喜欢很久很久了……”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似乎是怕一个放松,人便会昏厥。直到叶修带着张新杰匆匆赶来。

“刘皓没起疑吧。”喻文州头也不抬。“没。”叶修笑,言简意赅。“陛下书房可还有二十余份奏折未批,此时不应该留在这里。”“无妨,朕心里有数。”

叶修沉默半晌,解下了自己的外衣,“王杰希你先披着,天凉,若我没记错,你现在可还在应劫。”

“那臣是把奏折拿过来?”“不了,”喻文州站起身“一个时辰。”什么一个时辰?看喻文州离开,王杰希微微缩了身子,却被张新杰扣住,一针扎在了手腕上。疼得他“嘶”的抽气。“你不知道你现在这身子多金贵?十年才应一次劫你就不能上点儿心?”

微草星塔塔主每十年有一个长达六个月的应劫期。不能卜星,不能逆改天命,身子还差得紧。或许这也是作为预言者的诅咒——上天毕竟是公平的,给了你常人难及的能力,必然会剥夺你一些东西。比如健康。

张新杰陪着王杰希在天牢里等着。不到一个时辰,有太监宣旨,见到了张新杰不免一愣,“陛下命臣先行前来查探微草星主的伤势。”他收起了针,一行人径直去了御书房。

“你……你们怎么?”王杰希错愕的看着一群跪在御书房前的人。高英杰,刘小别,柳非……所有微草的人都来了。“英杰?柏青?”见到是他,塔中唯一的女孩子柳非舒了口气:“星主你还好吧。”王杰希点了点头。

叶修站在门口,面无表情。“见到你们星主了?请诸位回吧。陛下请王尚书入内。”说完径直回了屋子。张新杰淡淡的说:“一个时辰前,微草星塔所有人聚于御书房请命,称微草星主此番应劫,不宜在牢中阴凉之地久待,还特别冷静地告诉陛下,若是星主出了什么事,微草中人会逆转整个王朝的气脉。呵……话都说这份儿上了,这是真把微草的人逼狠了。”

王杰希轻轻勾起了唇角,不复多言。拥有这样一群同伴,真让人庆幸呢。他们赌上自己的未来,忍受君王的猜忌,只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危。

 

御书房。

叶修埋头写着什么,王杰希走入的时候也恰好停笔,“陛下,不行。刘皓手下精兵50万,戍守边地多年,轻易动不得。目前这些法子都有风险,一旦刘皓察觉反噬,怕这事情就难办了。”“其实今天这件事也亏得王杰希是微草星主,换了别人确实是没法收场。”

王杰希也不傻,这话左右一联想,该懂的都该懂了。

“杰西。”喻文州轻轻唤他:“过来。”“陛下,臣告退。”叶修自觉离开。喻文州也没了顾忌,王杰希过来时桌案上摊着的几乎都是弹劾他的奏折,“我没想到连赵禹哲都成了刘皓的人。”王杰希在皇帝身侧坐下,揽着他的腰。“要不让周泽楷试试。”周泽楷?喻文州皱了下眉,面上仍是笑着的:“行吗?”王杰希叹了口气,揉揉爱人眉心,抚平那里的刻痕。

“我知道你在顾忌什么文州,我去找他谈谈,交给我吧。让江波涛一起过去。”“文州你放心,他们两个人都是忠于你的,这一点我心知肚明。”喻文州轻点了下头,周泽楷太难控制,王杰希若有办法也好。“好,那听你的。”

对于王杰希被释放官复原职这事,刘皓颇为怨恨,但微草星塔也不是他能随意惹得起的,无奈之下也只能打落牙齿或血吞了。

周泽楷毕竟是周泽楷,当着刘皓的面清理了一批吃干饭的将军,其中不乏刘家之人。只是最近明眼人都看出皇帝在整顿三军,他也不好多求情。不知怎地刘皓就是觉得不对,可还说不出哪里不对,只感觉似乎有着网劈头把他罩住,叫他无路可逃。

又是三个月,王杰希的应劫期也算是过了。就这三个月,锦衣玉食的供着,王杰希依旧病了好几次。心疼的喻文州直接把张新杰拎进宫里,勒令他十二个时辰看好微草星主。

张新杰表示他也很无奈。

周泽楷也没有闲着,三个月的时间在刘皓眼皮子底下秘密收编了部分刘家军。

三个月过后也是收网的时候了。

叶修久违的披上了战甲,他当年也是攻无不克的“斗神”,只可惜被刘皓构陷。先帝震怒一贬三千里,后来喻文州继位把他叫了回来。从八品小京官儿做起,不过两年便又成了百官之首,陛下的肱骨之臣。

扯远了。话说回来,他现在手下可还是从雷霆,兴欣,蓝雨里抽调的精兵一千,去围一个刘府,足够足够的。

刘皓从美梦中醒来,面对的便是画地为牢的事实。喻文州丝毫没客气,叶修手中的罪证,早已堆成小山。

刘皓大呼冤枉。喻文州起身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刘浩一下子就懵了。

“无罪?你开关迎敌,导致千岛诡湖战役大败亏输,幸得叶修力挽狂澜。构陷朝中斗神,致使先帝震怒将其流放,害得朕登基后没有一个人可用。远的就不提了,说近的。三个月前,你逼我把我的杰希打进天牢,害得他出了以后大病小病不断,我是不是把你凌迟都不为过?”

王杰希啼笑皆非,无奈上前拥紧了爱人,安抚着他的怒火。喻文州扭头对叶修吩咐:“替朕拟旨,凌迟。”

叶修点头应允:“是,陛下。”

 

后记

王杰希提前选出了新一位星主,高英杰。将微草塔的重任交给了他,也摆脱了星辰带来的诅咒。安心的做喻文州的臣子,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的臣子,亦是他的爱人。

三十年后喻文州临终传位卢瀚文,留叶修辅政,撒手西去。

而王杰希握着他的手,送了他最后一程。在他咽气的时候挥刀自刎——他说过会陪着他,上穷碧落下黄泉。

生则同衾死则同穴,这样的结局对两人都足够完美。


评论(2)
热度(26)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