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周喻】云开

取“守得云开见月明”之意

ooc预警    小周生快

————————————————

周泽楷没能料到在这里还会遇见喻文州。

退役后他开了家咖啡店,布置得很有……恩,周泽楷的特色。其实没什么,只是店里全都是荣耀,角落里还摆着几台电脑罢了。整个店面干净简洁,不似有些咖啡店过分矫情,再加上店主是周泽楷——好吧,最后一个才是正理。要不是他不会天天来,怕是这咖啡店早就爆满了。

这天难得他在店里,店里也没有什么人。刚想着可以歇歇,一个温润的声音在此刻响起:“老板,一杯卡布奇诺。”周泽楷抬头,不禁一愣,喻文州仿佛也是愣住了:“原来……是小周啊。”只是这声音里还夹杂着其他的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周泽楷匆忙去了后台,不过半刻钟,一杯卡布奇诺就送到了喻文州面前。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直到周泽楷的咖啡店打烊,喻文州还没有喝完他那杯咖啡。

外面下了雨,周泽楷暗叹一声:“我送你。”

喻文州在附近买了套房子,两人到楼上时他接着微光辨认着钥匙,打开了门。“不进去坐坐吗?”周泽楷摇摇头,“明天,还来吗?”

喻文州没说话只是解下他刚刚开门的钥匙,放在周泽楷手里。

第二天清早,喻文州睡眼朦胧的从屋里出来时,一个激灵吓的没有了困意。

一点点的苦笑漫开,他无力的开口:“小周,我已经回来了啊。”所以不要再担心了。这才几点,周泽楷已经买好了早饭,看到在桌上的粥连热气都不冒了,怕是他来了不知道多久了。

“吃饭。”周泽楷一向是行动派,把喻文州推进卫生间洗漱,自己坐在了桌子旁。不一会儿喻文州出来便坐到了另一侧。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小周,你什么时候来的?”

周泽楷想了想,“三点。”又补充了一句,“六点,买早饭。你走后,我失眠。”

他没有骗人,喻文州不声不响的离开后,周泽楷就睡不着了,不论吃多大剂量的安眠药都不管用。前两天医生诊断说,已经有了轻度的神经衰弱。喻文州叹了口气,打了个电话,说自己今天有事不过去了。带着吃完饭的周泽楷回了卧室。

“睡吧。”把周泽楷摁到床上,他淡淡地拍了拍。冷不丁被拉进怀里,被周泽楷紧紧抱住,喻文州摇摇头,由他去了。

周泽楷头一次睡得这么好,醒来时发现喻文州还在,蜷在他怀里玩手机,动作不大,明显是怕惊醒了他。“文州。”他用力地收紧了怀抱。

只是……太不真实了。

当你爱的人一夕之间消失,还是人间蒸发般的杳无音讯,你会什么反应?当年的周泽楷发疯一样的找了喻文州好几个月,才颓然放弃。这些,叶修黄少天也都跟喻文州提过。喻文州当时难得沉默了一会儿,“小周啊……”

他不想告诉周泽楷,那是因为他们遇上了所一个STK所谓的跟踪狂。还是个具有“反同”倾向的人。那个时候周泽楷才刚刚退役,舆论还没下去,他们两人的恋情,被拿捏在这样的人手里,实在是不妥当。

思前想后,喻文州选择退出。条件是他必须把所有证据交回喻文州手里。

这一年的时间,喻文州只是远远的看着周泽楷,直到他确定了两个周围再没有这类人——那个人已经被他用各种方法逼上了绝路。喻文州一纸诉状将之告上了法庭,他跟踪了周泽楷那么久,喻文州手里满手的证据,胜诉还不是轻而易举。

然后就没有任何停留,他就去找了周泽楷。事实上昨天的喻文州是刚从法院出来拿到了一审判决书。只是这些他不打算说了。

“行了小周,吃饭吧,你这一觉都睡到中午了。”喻文州拜托黄少天送了些清淡的东西,“你是不是神经不太好。”他小声地问了一句,周泽楷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没事。小周,我在以后不会再这样了。我们还有以后,还有十年二十年五十年等着我们一同走过。”

把握好现在就好,不要想别的了。已经,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了。


评论
热度(16)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