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all喻】王朝 02

本章:叶喻 王喻

————————————————————

“叶师兄,有人上山来,说是你的故交呢,师兄不去看看?”凌息老人收留在身侧的小书童跑来。叶修顿了顿,放下手中书简。“故交?”自己的故交可都是京城中翻云覆雨的人物,谁会巴巴的跑到这荒凉地方来。

他起身整了整身上衣物,慢悠悠的去了前院儿。

“原来是三皇子殿下,到是叶修失礼了。只是殿下毕竟是皇子,与臣下身份有别有别,叶修当不起‘故交’二字。”喻文州敛去所有神色,对他微一点头算作招呼。“我奉陛下之命南巡,路过此地,想着你当初提醒我的情意,便上来看看。”

叶修不看他,嘴角带起一个嘲讽的弧度:“顺面是想获得师父的帮助吧。或者叶修听说了,陛下曾数次请杰希师兄下山,师兄未应。”顿了顿,他问道:“三皇子殿下,恕叶修多嘴一句,现在京中的斗争真的到这种地步了吗?”

喻文州笑得柔和,世人皆道三皇子温然如玉,有君子之风。可谁能想着其实也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呢?“年前,江太师家满门抄斩,只有幼子江波涛获罪入宫,充入轮回为乐师。”连江家这样的百年望族都动了吗?叶修微惊面色却是如常,“看起来闹得很大。”

不知为何见过了喻文州的那样温柔面具,他忽地有些烦躁,想看看真实的他。真是疯了,他告诫自己。

“先在这住下吧,师父不在,只有我和同门师兄在山上。三皇子殿下就是执意见一见师父的话,怕是得等明天了。”明明这般严肃的话。在叶修说来,却带着一种慵懒的意味,喻文州愣怔片刻后起身道谢。“小六,”叶修吩咐,“带三皇子殿下去客房——王杰希?你出关了。”

站在门口的年轻人点点头,喻文州看过去,特征……还真是挺明显的。他在心里吐槽着,一只眼大一只眼小是要闹哪样?

“王杰希是师父从小便带在身边的弟子,和师父精研占星之术。”叶修追出门解释,他轻笑,“原来是王天师。父皇多次下诏,想请天师入宫呢。”王杰希定定地看着,眉眼中有着些许迷离。忽而转身便走,留下一句“叶修,师父回来就告诉他我去占星了。”便没了踪影。

叶修仿佛是习以为常,轻叹一声:“走吧殿下,说不定你和他之间真有什么联系呢?他应该是感觉到了。”

无端的便感觉有些不舒服,仿佛有什么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他人分享了一样。是的,从那天开始,每次见到喻文州心里都有不太对的感觉。包括离家前那次,不知为何特意去了喻文州那里给他传信也是这样。

喻文州连忙跟上他,“别叫殿下了。我是心里是把你当朋友看的,直接唤文州便很好了。”“嗯,文州。”走了一段儿喻文州突然开了口:“叶修,你就真的没有想过回叶家吗?”对方仍是漫不经心的语气,“为什么回去,跟父亲吵吗?哥既然出来了就没打算回去。”

其实……喻文州在心里叹气,叶修的情况跟他差不多,不受着家中长辈的重视。年少的叶修负气离家,已经三年了。他没多说什么,只是沉默地随叶修去了客房。他看着对方:“有时候,中立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叶修看向屋外,终是无奈:“我知道啊,可父亲他……坦白说,若是文州你登上大宝还好。若是那两位……呵……算了吧,不卸磨杀驴就已经足够了。”

他起身:叶修告辞。

第二天凌息老人还没回来,王杰希反倒出了关。“怎么样?”叶修把他拦在门外。“嗯,是有些……算了,反正你不懂。”年轻的占星师透过门口看向那位优雅的皇子,眸中带着缕缕深情。他是喜欢他的,从他第一次见到那个温润如玉的孩子的时候,便情根深种。

叶修读懂了他的目光,没来由的想让他离开。他闭了闭眼,努力从那混乱的情绪中寻回一丝清明,扔下一句“别陷太深了。”转身离开。

听到声响,王杰希摇了摇头。很多时候,爱是没有理由的。就比如连他都能看出喻文州身上并着至少四轨星轨。叶修八成是不知道自己喜欢喻文州呢。

后来没多久,喻文州带了一块玉体去找了叶修。“南山独阳玉……这样啊。”叶修似乎很感慨,“看来还是逃不过。”摸索着那把小巧的玉伞上面“千机”二字的纹路,怅然若失。

“王杰希告诉你的吧,我找他找了很久呢。这是沐橙的爱物,当年沐秋离开时只留了这独一块儿的玉作为遗物,可惜我不知道。等我回去找沐橙时,这玉已经被歹人夺走了。殿下想要叶修做什么?”

喻文州依然是那般淡然,看向天外,语气带了凄凄的哀意“那是苏沐秋吧,我曾经听说过。凤郡最风流的少年啊。”“既然是他人的遗物,文州自是没有强夺的道理。只是叶修,你终于还是想护着叶家。”

叶修低着头,语气依旧陌然,透骨的冷意却在那一刻随着他的话语而出。“文州可是还在劝我回叶家?”“不不不,”喻文州凑近了看他,鼻尖几乎碰上叶修的鼻尖。叶修面前,喻文州的脸赫然放大,遮住了视线。“我只想让你效忠于我。”

几乎是以轻轻的气音吹出来的一句话。

未等叶修反应,喻文州已退开,看着对方不自觉泛红的耳廓,笑得意味深长。“不急……我们,来日方长。”

门外王杰希已经在等他,他走出去任由占星师圈住他的腰,把他揽进怀里。王杰希拥紧怀中人,余光瞟了眼叶修。在他耳边低低地说“你故意的。”

喻文州不置可否。两人一同离开。

叶修只觉得自己快炸了,他颤抖着手死死握拳。有腥热的液体从指缝中漏出,砸在地上。浅浅的似乎是盛开将败的曼珠沙华。原来……原来是这样。

喻文州……他想追上去,扯开那两个并肩前行的人,但有什么把他死死地钉在地上,动弹不得,直到那两人离开。

原来他是爱他的,叶修是爱喻文州的。可笑,他就没发现。叶修啊叶修,你怎么就蠢成了这个模样?

“”小修!凌息老人扣住他的手腕,强行把指节掰开。看着掌心四个明艳的月牙型血痕终究是无奈。“干什么这么作践自己。”叶修低着头,声音辨不出喜怒。

“师父,什么是命定,所谓逆命,究竟要付出何等代价。”

老人沉默片刻。“逆天而为……有时你所认为的逆天而为恰好是顺应了天命。星辰是不断变换的,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所谓绝对的事物。怎么了,你真的对这三皇子动心了?”

叶修没有回答:“我就看沐橙了,多谢师父。”

“你知道?”凌息老人看着暗处的弟子。喻文州是回去了,可王杰希到底还是折返回来。

“文州的星轨那么明显,我作为当事人都能看得清楚。师父是局外人,更能看清了。”

 

“文州,师父回来了,你去不去?”微微低着头,叶修生怕自己的情绪被他看出来。“这样……当然要去了,麻烦带路好吗?”

十八岁的喻文州分明也是个孩子,可一身气度风华当真不像个孩子。

叶修领着人去了前院,凌息老人在卜算,摆开星盘,皱着眉。两人轻手轻脚的走入,叶修以食指抵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三皇子点头,不料屋中的人开口了:“可是小修?”

叶修应道:“是,弟子带三殿下前来,不知师父可是有急事。今天夜里都等不及要对着星盘来卜算。”

“没,不是什么大事。”老人把目光从星盘中拿开,打量着那个年轻人。果真和杰希说的是一样。“这就是三皇子殿下?”

叶修离开轻轻的关上屋门,靠在墙上。如果做不成枕边人,那么当一个不可或缺的下属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他缓缓闭上了眼,想起沐橙说的“叶修哥,云秀姐姐给我传了书,要我转告你:现如今京城三位皇子斗得越来越厉害,若是真的要保身的话,最好先别回去。”是啊,现在三个皇子斗得这么厉害,文州虽然需要一个太子的位置——反正最终自己也是要搅进这趟浑水的。

他站在自己的院门口看着月亮一点点沉没,伴随的是红日初升。

“文州。”他差人把喻文州叫了过来。“怎么了?”他站在那里,也没有别的动作,只是以手抚心,语气铿锵,字字有力。

“我叶修今日就请天地为证。此生只忠于喻文州一人,生死不论。”每一个字都带着,不容忽视。看着被一记直球打蒙的喻文州,叶修心情大好:“怎么了,不愿意?”对方摇了摇头,“怎么会呢?”

他越过三皇子,大步跨出院外。“明年元月我回归家,到时能不能让叶家为你所用,就看你的了,文州。我去找些人谈谈,文州不用管我。”

爱这一字对我而言不过是一个“不曾知”。不知道爱他,爱了后却不知怎么做。那便成为他的手吧,开疆拓土,披荆斩棘,或许也是一种成全。         ——叶修




评论(4)
热度(32)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