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all喻】王朝 序

喻文州•文饰九州

启泰十五年元月元日,天降异象,河有大石浮出,上书“荣耀”。星官进言此主盛世太平,帝大喜,改元永安。

同年二月,喻文州临世,排行第三,是为三皇子。

永安二十年,皇太子喻文州全面把控朝政,内有黄少天护卫周全,江波涛陪读左右;外有叶修掌握朝堂;更有王杰希为其造势,风头一时无两。无人知晓,为了这一切,喻文州筹谋了近十年。

若不是五岁那年,凌息老人携弟子入宫时不经意的一句“此子有天幸也。”只怕这个无母无势的孩子早已被人遗忘。那之后,皇帝才真正记起了,他还有个孩子.......名叫喻文州。

喻文州只有一兄长和一弟弟长成,大皇子的母亲是中宫帝后,五皇子的母妃这些年更是恩宠不断。这种情况下,喻文州经营谋算,费尽心机才得到了皇帝认可。

荣耀储位真正白热化的斗争大概是永安十九年元月叶修归家时开始的,历时两年。最后以大皇子被杀,五皇子囚禁结束。

而后一年,皇帝大病,遂将监国权移交喻文州。

永安二十三年,先帝驾崩,皇太子喻文州灵前即位。

喻文州在位三十五年,王杰希的离开,周泽楷强势的示爱,陌南艰苦的战事,爱人在南疆不可避免的受伤,叶修的毒,层出不穷的刺杀,挚爱的人一个又一个的离去。国事,家事,责任,爱情。一件又一件的事压在他身上,被他一一抗起。

帝凡六十年,安定内乱,平定南疆。为人宽厚温和,未尝以喜怒形与颜色。——《荣耀录》

 

叶修•游离星辰

叶修出生的那天,启泰十一年五月二十九,空中星辰闪烁,亮如日光。星官林杰进言此星无解,劝帝赦天下。

后世史官皆以为,此事大抵源于叶修本人游离星辰的宿命。作为生来便脱离星辰掌控的存在,叶修拉开了荣耀长达三十年承华之治的序幕。

虽是世家长子,可叶修自小不受重视,十五岁那年,愤然离家。是苏家兄妹把叶修带入凤郡,与他二人小住,期间更是交好烟雨阁主楚云秀——楚云秀本与苏沐橙私交极好,却是第一次见叶修时被一语道破了身份。

而后加冠,入苍灵山拜凌息老人为师,修学权谋之法。又两年,喻文州上山,三天的时间,叶修誓死效忠。

第二年元月,离家七年之久得叶修初回之时,便以雷霆手段逼父退位。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叶家易主。次年五月,新任家主叶修代表皇室去了苏夜大典。归来后连同同门弟子王杰希,烟雨阁主楚云秀,帝都各大三皇子派系世家,废五皇子为庶人,囚禁大皇子于鸿远殿并与次年杀之。扶喻文州登上太子之位。

新帝登基后,主掌大权,并为少壮派代表与老臣们分庭抗礼。

承华七年,陌南之战爆发,叶修在幕后谋划,助肖时钦大破敌军。庆功宴上为喻文州挡蛊,带病三年。

至承华三十五年,帝驾崩。受遗诏辅佐卢瀚文,五年后辞官,后于叶家病亡,谥文公。

 

王杰希•宿命难为

王杰希与喻文州的相爱,从开始就是错的。星辰辉光照耀下,王杰希与喻文州分明只是一对相交线,短暂纠缠然后分开。

“这是命,杰希,是你的命。”凌息弥留之际,将叶修推出屋子。王杰希独自一人跪在病床前,无力反驳。

他看到了大雪茫茫,王杰希独自站在高处目送喻文州的离开,而对方一次也没有回头。

“是……这是……我的命。”

王杰希的一生似乎都是被星辰写好的,他只需要按照剧本一一演出来。

王杰希,生来无父母,亲友将他抛弃,正巧凌息路过捡回了他,替他取名王杰希带在身边抚养。三岁那年,展现出占星的绝世天赋,便随着凌息老人修习占星之术。八岁那年陪师父入宫,对那个小他三岁的皇三子,在他现在的这个年纪,情根深种。

十年的时间,他过着重复的生活,除了偶尔下山游历外,他只一门心思的研习占星术。世所闻名。随后便和喻文州相恋,四处给爱人造势直到爱人登上太子的宝座。

后来为了喻文州,他主动入宫踏入死劫。被逼之下,他断了尘缘。

每一幕似乎都是被星辰写好的剧本,只等着他去上演。

传闻中天赋最好的卜星者会遭遇死劫——以情为结,生死婆娑一念之间。当年的月洛颜如是,现在的王杰希亦如是。

从那之后王杰希孤身一人长住九辰塔,默默守护着喻文州的天下。他离开过,又回来。终究是放不下喻文州。

喻文州死后四十九天,他自尽于塔顶。终于,他可以说,这是他的爱人,是他爱着的人。

 

周泽楷天命龙魂

北岭有燕,尤得比翼而南; 折雪羽殷红染......纵家财万贯如何,终归婆娑寂寞。桐木琴歌《镇魂曲》。周泽楷这一生,只在一个人面前勾出过《镇魂曲》的曲调。

从他触及桐木的一瞬间里,他就知道,他未来再也不会是个普通人了。他将站在这世界的顶端,权利的中心,主导一场极盛之世。这是桐木出世的必然,他无法更改。

承华元年五月,新帝即位满一年,周泽楷应邀入宫。三年的时间,国力渐盛的时候,他也把自己的心丢了。

原来,这就是那个让叶修一心沉沦的人;原来,他就是喻文州。理清了思绪,周泽楷强势的示爱,几乎是用挤的生生在喻文州心里辟出了一块只属于他的地方。

“泽楷,你要记住。桐木者,系于心。心弦存,则桐木真谛存;心弦毁,则桐木琴魂毁。”桐木心弦,指一首琴歌。许是因为祭魂给桐木的那位先祖一生所求皆不完美吧。这支曲子只能给持琴者最爱的那人听。在这里,那个人,指喻文州。

终于,陌南之战爆发后一年,他第一次以心弦拨出了心音,袅袅绕梁,三日不绝。是了,镇魂曲的余韵,破邪驱魔。没几年,南疆求和,他以心音破幻蛊,技惊四座。

喻文州离去时,周泽楷以桐木陪葬,此生除授徒外再不碰琴。

 

江波涛千帆迎浪

江家也是世家,江波涛的祖父是陛下的太博,父亲是陛下的陪读。随不及叶家那么家大业大,好歹也是个百年望族。与叶修不一样,江六少爷江波涛,生来得尽家人宠爱。

十三岁那年,江家败落,只他一人被贬入宫中,进了轮回成了乐师。期间转入三皇子阵营。

永安二十年,十七岁的江波涛率先发难,揭露五皇子诅咒生父构陷江家。当时,恰是烟雨阁主楚云秀来京小住,不咸不淡的议论了几句,句句都是逼皇帝动手。皇帝气急之下,废五皇子为庶人。三足鼎立之势遂变为二分天下。

二十一年,陛下病重。为平衡烟雨局势,江波涛请陛下封苏沐橙沐玥公主以稳烟雨之心,同日对喻文州表明自己的心意。

喻文州即位后,江波涛与叶修两人,一内一外,共同扛起了“承华之治”这面大旗。叶修擅长权谋,对内平衡各大世家;江波涛擅长政策,对外镇国抚民平定天下。

承华七年,陌南之战自请乔装潜入南疆,得南疆关键之物,为南疆败局添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数月后叶修抱恙,称病不朝。那段时间于江波涛而言是最不好过的一段时间。朝里老臣对新法的不赞同,京中各大世家因新法触及自己权益而进行的抵触。没了叶修明面上的手段,江波涛颇有些举步维艰。

不过最终算是过去了。叶修出来帮过他几次,再加上他自己的手段。这三年走过,周泽楷带回了东西,叶修好之后,江波涛却是实实在在大病了一场。

晚年的江波涛清心寡欲,并没有任何人能请动他。后来干脆离宫云游,不知所终。

 

黄少天同生共死

黄家曾与荣耀开国陛下有约定,他黄氏始终是天家的侍卫,黄氏历代送子入宫。

黄少天在家中排行第二,于是便跟了三皇子。他母亲被诬与外男有私,他是经过了验血确定了是黄家人才得以留下,却也被直接丢进了宫。横竖喻文州母妃也不过嫔位,两个都不受宠的孩子,甚好。

所以他们两人从小一同长大。八岁时,眼见喻文州被人欺负却无能为力,因为没有人教他,黄家的剑法黄家的内功。他这侍卫当得还不如喻文州身边一个太监管用,所以他偷跑出去,拜了亦肃为师,跟着亦肃学了三年剑法。

临别回宫时,他师父赠了他一把长剑——冰雨,此后四十余年中,冰雨与喻文州再也没有离开过他的生命。他黄少天活了多久,就几乎守护了喻文州多久。

对于喻文州,他由下属的敬佩化为爱情,最后却成了亲情。若情太浓烈慢慢会化为淡薄,并不是意味着这份情减少了多少。对于黄少天来说,爱情是浓烈的,是张扬的,亲情则是温软的,是可以为之付出永生的。

他很淡然,所以哪怕身上残留的伤疤都是为喻文州挡下的刀光剑影,他也没有后悔过。

他和喻文州签订的是死契,主死,从亡。人人都在为他不值,可两位当事人知道,黄少天是心甘情愿的。这一辈子,为一人生,为一人死,无怨无悔。

 

肖时钦临终所悟

“我是奕肃的弟子,是不是几乎意味着我会与朝廷敌对?但我掌控了天下兵权后,却再也不知道要不要下手了。”“我名肖时钦。时者,天时;钦者,敬也。时钦即为敬重天时。”

那是很多年后,大胜归来的肖时钦,面对叶修的咄咄逼问所做出的回答。

平西将军,归元剑法的唯二传承者之一,天才机械师生灵灭。这三个头衔融合在一起,组成了肖时钦。

他于机械方面有着绝佳天赋,生灵灭是什么人?那是连皇帝也称赞过的英姿少年。

“文州,我不会与你敌对的。哪怕是师父,也不可以。”他对喻文州,没有宣誓,没有张扬。只是慢慢的所有人都知道,他肖时钦是三皇子党。

承华二十六年,肖时钦重病,药石罔顾。自打张新杰走了后,太医院医正这位置就由徐景熙来坐。所有人都知道,并不是因为他医术有多好,只是他出身三皇子府,最得喻文州信任罢了。

眼看着皇帝亲自赶来,尽心地问着他的病情,肖时钦突然在岁月的长河中品味出了爱情的苦涩。原来,他竟是临终才知晓,把心交出去的人里,也有一个他。

只可惜,太晚了。

清早的太阳洒下第一缕辉芒时,一代将军永远的谢了幕。

 

张新杰痴狂成魔

自古医圣皆毒圣,反之亦然。世间医术集大成者只张氏一支。这一代更集中在两个人身上,张新杰,张佳乐。传闻中前者救治天下,一手张氏针法出神入化;后者杀人如麻,三米之内不敢有人影出没。

其实都是假的。传言,不可尽信,亦不可不信。张佳乐善毒,尤善混毒,色泽搭配的鲜艳亮丽煞是好看,但他才不喜好杀人。张新杰医术过人,但从没有救治天下这一说法,在外游历时,从来都是看人顺眼才会出手相助。

没人知道的是,在所有人之前,身为太医院医正的张新杰就已经对喻文州倾了心。大抵是两人都是十五岁那一年吧,张新杰看着带黄少天款款而来的玉树临风的三皇子殿下,他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心潮涨起的声音。而后化为滔天大浪,呼啸而下将他淹没。

只是他不能说,张家嫡出皆为毒人,自幼毒素入体的他早已失去了和爱人相亲的资格。也曾经隐晦的提起过对喻文州的心意......另一个当事人都在装傻,那他挑不挑明又有什么必要呢。

他在他身边那么多年,看着他爱的人来了又走,心底说不痛是假的。但他忍下来了。与喻文州的安全相比,这些算什么?

承华二十年,喻文州遇刺。黄少天挡下的那一刀上抹着毒——百花杀手联盟两位盟主之一,他家表亲张佳乐。给黄少天解了毒后,他就走了,远远地逃开。实在是不能忍受住那样温柔的喻文州对黄少天的关切,以及...喻文州知道真相之后会对他的失望。

很多年后,家人问他遗言的时候,他说:“我最后悔的是,没有告诉一个人,我爱他。”

是了,喻文州不知道,永远也不会知道有人曾这么爱过他。


评论
热度(33)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