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all喻】王朝 03

本章:主王喻  捎带一两句叶喻

以王杰希的视角写的一章,算是补充。也交代了一点世界观。

————————————————————

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初见,他已经不记得了。只是……唯有王杰希一人,念念不忘这么多年。

永安十八年,苍灵山。一句“殿下可曾知,王杰希爱慕您。”彻底将他带入了喻文州的世界。

早起没多久,王杰希让人去拿早饭,自己径直去了喻文州暂住的客房。喻文州正百无聊赖的拨弄着花草,见是王杰希前来,懒懒的招呼了一声“杰希,来了。”

“在想什么?”王杰希从背后将喻文州拥在怀里。“在想……我有哪点好的,可以让杰希为我一见钟情。”王杰希没有接话,心思却蓦地回到了到了十余年前,他第一次见喻文州。

他自小无父无母,是被凌息老人抚养长大的。小小年纪,已展示出了对卜星的绝佳天赋。那年他八岁,陪着师父入宫,却见到了一个孩子。五六岁的光景,小小的,甚是可爱。隐隐的他听到有下人唤他“三皇子殿下。”

而师父眉心浅浅一拢,端详许久,一句幽幽的“此子……有天幸也。”从唇边溢出。那时王杰希还小,看不懂师父眼中的深意,可这副表情他却是明白的。每次师父做出这个表情,就意味着有大事儿,甚至是颠覆天下的大事。

没来由的,他就记住了这个在诸位皇子中衣衫陈旧略显寒酸的孩子。

“不知道,可我从八岁入宫见到你之后,我就清清楚楚的记了这么多年。”他低低的说着,带着磁性的优雅的声音。

可巧有人将早饭送了过来。清粥小菜倒别是一番风味。“小六,”王杰希给喻文州盛了一碗,顺面问道,“叶修呢?”

“嗯……这个……”小书童一时无言。到是喻文州接过碗,舀了一勺细细品味了一下,方笑道“今儿个晨起叶修差人叫我过去,还没说什么呢,当场就对我效忠了。”

一面挥手将人打发了下去,干脆的窝到了王杰希怀里。虽然王杰希只比喻文州大了一岁,但王杰希打小跟凌息老人四处游历,什么苦都是吃过的,自然比喻文州要成熟的多。

“怎么了吗?”

“我怕是明天早上就该走了,不能逗留太长时间。”语气中多了些孩子气的抱怨。

王杰希失笑摇头:“没关系,过些日子我就去京城找你。”

 

说起来,这个时候离他们确定关系才一天不到。

喻文州是真正的一见钟情,而王杰希又何尝不是?昨天叶修离开后王杰希在喻文州不解的目光中放下那一句话:“殿下可曾知,王杰希爱慕您。”

喻文州是朦朦胧胧有点情意的,只是他太理智,理智到他不愿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不理智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但他还是应了,虽然他最初想的真的,只是争取到王杰希的支持。王杰希是什么人,除了凌息老人与凤婈阁前阁主风绿枝以外,最具盛名的卜星者。他是不得宠的皇子,能争取到这么一个人的支持,自然是百利无害。

 

喻文州眨了眨眼,笑吟吟地应了一句“我知道。”王杰希欺进,环过喻文州。怀中人真实的触感方提醒了他,这不是梦,他十年来的夙愿已成了真。

他是真的爱喻文州啊,一见钟情。

那天下午喻文州在客房等他,他缓缓走入,轻袍缓带,白衣翩翩——一幅真正贵公子的模样,身上独属于卜星者的玄妙气势在这一刻爆发。他擎着一块玉递喻文州,“这是什么?”王杰希微笑一下,“南山独阳玉。你拿着它,把它给叶修,他会答应你的。什么条件都可以,甚至包括你要他效忠都行。他是一定会同意的。”

“为什么?”接过这块玉,喻文州细细的端详。南山独阳玉,他也是有所耳闻的。世间仅此一块,玉质坚硬不易碎。

他显然是被人雕琢过了,整个玉被雕成了一把伞的形状,精妙绝伦,巧夺天工。伞面上有悬空镂刻出的“千机”字样,似乎是这个玉的名字。喻文州试了试,也仅仅知道玉里有机关,而且显然他是打不开这机关的。“千机嘛,”喻文州悄然呢喃“变形……”缓缓颔首:“那多谢杰希了。”

喻文州去了叶修那里,嘱咐王杰希一会儿去寻他。

王杰希依言在叶修屋外等喻文州。站在外面,透过窗也可以看到喻文州凑近了叶修,不知说了什么。一股无名火瞬间窜了上来,王杰希知道叶修是喜欢着喻文州的,只是这笨蛋自己没发现罢了。

现在喻文州凑的这么近,他倒是不想着把喻文州怎么样,反而想手撕了叶修。他怨念的时候,门开了。王杰希收好脸上的表情,勾出一丝浅笑,揽过喻文州。“你故意的,”喻文州嘴角带起一丝狡黠凑在他耳边。我就是故意的,能怎么样?

他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不是不想,是不舍得。

“文州,你先回去。我……还有点别的事儿,等下去找你。”

他折返回去,寻了个隐蔽的地方。看着叶修装似平静地问师父,何为逆命。凌息老人三言两语把叶修哄回去,他从暗处缓缓走出。“师父,我知道。文州的星轨那么明显。师父不妨可以去占卜一下,都不用等到晚上,白天摆上星盘都能看出来。”凌息老人点点头,忽然是想到什么“这是不是我那次进宫时说的,有天幸的那个孩子?”王杰希不答话,显然是默认了。

“原来是他,那就难怪了。”

“师傅,我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算了,我想请师傅帮我问问。”

“问什么?”

“问情。”

两个人的对话很诡异,但若是有其他的卜星者在这里,也不会多说一二。算命者不自测,王杰希心里有关于自己的杂念。所以,他只能去求助,求助他人。

“行,一会儿我帮你测一下。对了,你是不是要下山?”王杰希微微垂头,不敢直视凌息老人的双眼。“是……弟子想下山。”“为了喻文州?”凌息老人那双眼中,虽然昏黄,可睿智的光还是透了出来。

卜星者大成之时,容颜便不会再改变,直到老死。凌息眉毛头发全白了,那张脸还是年轻时的模样。被他这么盯着,饶是王杰希也觉得自己没法说谎。“为了我的爱人。”

凌息老人忽然便笑了,“罢了罢了,你下山吧。嗯……只是你记得,你身为苍灵一脉的卜星传人,千万别丢了脸。”

“对了,另外去告诉叶修,说我现在有时间了。他要想带喻文州前来,我没有什么意见。”


评论(4)
热度(21)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