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叶喻】匆匆

中间有一段测谎仪......曾经有个太太写过,但我忘记了......

借梗说明

有点虐......

————————————

“你去吧,这件事的保密程度想你也知道的。”

“是,主席。不过,为什么是我?”

“文州啊,你是被信任的,我相信你永远不会叛离联盟。所以你可以选择‘背叛’,必要的时候,准许你发动对我的刺杀。”

“......好,我知道了。”

只是,这样的话,那个掏心掏肺对联盟的人,会怎样看待自己的背叛呢?

 

“这测谎仪搁你身上管用吗?”叶修深表怀疑。

喻文州带着手铐脚镣,安静的坐在那里,不发一言。

“喻文州,告诉我你没有。”

“我有。不论是刺杀冯宪君还是私通外国,都是我想做的。”他抬起头:“真可惜,我还没有告诉过你——我喜欢你,叶修。”

叶修下意识地看向测谎仪,没有任何动静。

“也对......你可是喻文州。这测谎仪能测出什么?”

喻文州眼中永远是一片深沉的星海,他曾钟情于着那片神秘而光芒熠熠的海面。如今,他发现他从没看透过喻文州,一次也没有。

“你骗我呢吧文州,这个时候开玩笑绝对不该是你的风格。”叶修随手让人把他带回牢房。

喻文州脸上微笑依旧,伸手握住测谎仪:“是的叶修,我骗你的。我不喜欢你,喻文州不喜欢叶修。”

测谎仪刺耳的警报声响起。

喻文州已被人带走。

 

如此分开,便是永别。

 

苏沐橙来看他,带着苦笑。

“喻队啊......他快恨死你了你知道吗。主席现在依旧生死不明,他差点没直接找人杀了你。”

“......别叫我喻队了。我已经不配做蓝雨的队长了。”

苏沐橙收了笑,表情严肃。

“不说这些了,三天后黄少天会劫狱救你出去。我是你之后的直接联络人。”

苏沐橙是这片大陆都知道的舞者,一支沐雨乱了多少人的心。

她是叶修妹妹这件事倒没什么人知晓。

所以她也是唯一一个来往各国都不会被怀疑的人。

“好好活下去,喻队。我等着你胜利归来。”

 

那年的事情,到底还是伤到了喻文州的身子。

在别人还不觉得有什么的时候,他就披上了厚厚的外衣。

联盟那么多医生,包括张新杰亲自出手,都调理不了他的身子,只能是撑一天算一天了。

就这么过去了十年,喻文州以惊人的毅力坚持了十年。

他还没等到叶修,还没问过他的心意,他怎么能离去。

然而有些事,并不是他能说了算的。

喻文州终于撑不住了,临走前他躺在那里轻轻的说:“等叶修回来,让他来看看我。”

举国哀悼。

喻文州被送进一座早已打好的棺中,那里早已有了一具尸骨。

是叶修。

“你知道的,他这些年被折腾成了什么样。”手术室外,张新杰声音带着些许悲凉。“喻队体内大多数器官已经坏死了。你知道的,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和他用过那种药剂。”

叶修盯着手术室的门:“呵......当日匆匆,竟是永别。”

“告诉他,我去执行潜伏任务了。等他死后,把他葬在哥这里吧。”

“沐橙别哭,是你说过的吧,生不能同衾死则同穴。”

 

“叶修呢?”这是刚刚清醒的喻文州。

张新杰眼中一丝黯然划过。

“他......去执行潜伏任务了。”

“这样啊,”喻文州终于绷不住面上和缓的表情了,语调也低沉了下来。“他是不是不想见我......呵,我等就是了,他总会回来的。”

“......”

话到嘴边转了几转,又被咽下。

张新杰最终保持了沉默。

他就在你体内啊,你们两个早已连在一起,

密不可分。

 

我突然意识到,他不会回来了。

我猜到了......怎么会那么巧,只有我一个在那种药的侵蚀下被救了回来。

我抽烟,我折腾,却没有难受的感觉,也没有第一次碰这种东西的生疏。

总感觉,我的思想还是我,但身子已经成了另外一个人。

叶修,我希望你还记得,我还在等你回来。我想问问你的心意。

哪怕我已经知道。

哪怕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喻文州日记

 

这世间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我爱你,你却不在这里了。

比如喻文州之于叶修,

比如叶修之于喻文州。


评论(5)
热度(25)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