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all喻】王朝 04

本章王喻

刷刷王队,可帅了

————————————

叶修与喻文州离开后,不过几日,苍灵山又下雪了。纷纷洒洒,大片大片的雪花夹着冷风呼啸而下。

“师父,”王杰希披了厚厚的大衣,却依旧嘴唇乌紫。“徒儿......”后面的“也想下山了”怎么也说不出口。苍灵一脉向来避世,如今,他却真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解释自己为了私欲想要下山的事情。

“罢了,你去吧。”凌息老人沉沉开口,“只是你记住,不可用星辰之命胡来。”“不用担心为师,为师身子还可以呢,三五年不会出什么事。”

永安十六年年末,民间风传苍灵弟子王杰希下山游历。

已经快过年了,他没怎么停留,一路北上赶往樾郡。

樾郡中有湖,名唤瑶海。

月家人长居瑶海。和栖梧不一样,以栖梧为中心方圆百里的凤郡,名义上是朝廷在管理,事实上怎么安排都是凤婈阁自行做主。所以才有“非凤婈中人不得长居凤郡”这一说法。而月家,只拥有瑶海,整个樾郡还是朝廷指派的郡公说了算的。

樾郡,原名礿郡。甚至包括月家人的月姓也源于此。礿,古时有祭祀义。瑶海者,人多称之天池。传闻祈愿无一不灵。古时皇帝曽专程来此祭天封禅。后来月家卜星者现世,久居瑶海,几度拒绝皇帝踏入,久而久之,皇帝在瑶海祭天这一传统也就渐渐淡了。这么多年下来,瑶海也就成了月家的中心,礿郡亦更名为樾郡。

“你找谁?”看门的小童敷衍着,快到年末了,来月家求天问命或者祈福祝祷的人越来越多。又是一个不知进取的,带着这样的想法,他看着王杰希的眼神带了一丝怜悯。

“我找你们家主。”王杰希冷冷挑眉,一边微挑的眼线使得一只眼稍稍显大,却不影响眼中的凌厉:“你们月家就是这样待客的?”

门口的人沉下脸:“我们月家就这样,爱来来不来拉倒。最烦你们这种人了,一天天不想着自己发愤图强只知道依靠天命。家主?那是你能见的吗?你这种人一没钱二没权有什么值得我招待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王杰希皱了下眉复又松开。炜欢知道现在的月家已经这么盛气凌人了吗?

他无意和这种人多做纠缠:“算了我自己找。”说着,他闭上了眼,独属于卜星者的气势散发开来,直上云霄。在瑶海这种容易引动星辰的地方,他几乎一瞬间就建立了与星辰的联系。双手在虚空中结出繁复的手印,星海已倒映在他的脑海中。

“是何人在此?”清亮的女声传来,一女子匆匆而出,步伐微快却不显凌乱。身上月色长衣没有一点纹饰,仅仅收了腰,勾出女子纤细而柔美的身段。绝色面容上带着一点焦虑,见站在门外的人是王杰希,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王杰希只是引动了独属于瑶海的星辰罢了,他又不傻,怎么会在这里真的动手。

“是你呀。”她笑容温婉,优雅的行了一礼,“炜欢有失远迎,还望师兄不要见怪。”

月炜欢,月家最具潜力的小辈,长王杰希十岁。月家实际上的家主。天下卜星者都有一张不老的容颜,凌息如是,王杰希如是,月家众人亦如是。

“没,是我不请自来。”他原地还礼,随后走上前摸了摸女子柔软长发。“洛颜师伯在吗?”“家主在京城,怎么,师兄有事?”

她收了笑纹,侧身让王杰希进去。“为什么非要用这种办法找我?”王杰希笑而不语,进门时淡淡的说:“有些事情本来是可以避免的,现在,你满意了吗?”

月炜欢蹙了下眉,抬手比了个手势,这才快步追上王杰希。“师兄不若在这里过完年再走吧,已经年末了,师兄也赶不回苍灵山了,留下来吧。对了,师叔现在怎么样?他老人家每天都窝在山上身子受的住吗......”王杰希笑着听她絮絮叨叨的说,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两句。“师父很好,多谢炜欢师妹挂念了。没事找不到师伯,炜欢师妹帮我起一卜就好了。”

“求什么?”“不求,只问。”“那问什么?”“情。”

那日最后的结果月炜欢也没告诉王杰希,只说她解不开这卜辞,传给了远在京城的月洛颜。

“师兄做好心理准备,结果......可能不是太好。”彼时,月家门童已换,两人出门在瑶海之畔摆下了酒。

月家最小的嫡系月埙策也在,月埙策只有十一岁,在占星方面亦是绝佳的天赋。十岁之前学会完整的起卜之法是绝世天才的标志,目前最快的纪录是......月家先辈月镇梁,八岁三个月,随后就是王杰希,八岁五个月。

月洛颜天赋本不算好,现在的成就更多是源于那年的事。

月家之人以“金木水火土”五行区分嫡系,像月洛颜,月炜欢,月埙策就是这么一代代传下来的,他们自有一套传承体系。当然,如果拥有绝佳的天赋,也是会被划到嫡支的。

“师妹,干吗用这种眼神打量我?”王杰希端着酒杯轻呷。他酒量本不好,这般也只是因了月家自制的落霞后劲极小几乎不醉人。

“师兄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呢,不然为什么要找我问情。”王杰希柔和了眉眼:“是啊。他很好,他很爱我,我也很爱他。”喻文州很好,好到可以让任何人沉沦,只是目前,他只属于一个人。

“真好......我能感觉到,你的境界终于冲破了最后一层,是爱的力量吧。因为有了爱人所以看过七情六欲八苦,融入了自身的感慨与悲怀。”

月炜欢勾着浅笑,举杯示意:“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月埙策安静坐着,但眼神晶亮。“小孩子喝酒不好,伤身。”仿佛看懂了他眼中的神采,王杰希晃了晃手中酒杯,轻笑一声给人斟了茶。

“绿蚁培新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他饮尽杯中余酒,随手将精致的水晶杯抛进湖里。“又浪费我杯子。”月炜欢嗔了一句。

“这孩子的未来,不可限量——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杯子......我帮你处理掉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师伯,能和我讲讲你爱人的故事吗?”见自家姑姑沉默,月埙策连忙开口。“你这小小年纪的满脑子都是什么?”好笑的戳了戳小孩柔软的脸蛋,他沉入自己的思绪。

他叫......喻文州,对我很好,是我的爱人。我八岁那年,第一次见到了他,从此,他就再也没从我心里离开过。无可救药,我这一次......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一个人。

月埙策听得津津有味,月炜欢却狠狠地皱了下眉。喻文州,皇家的人。并不是说他们不能接触皇室,只是她怕,喻文州对于王杰希只是利用,只是为了获得王杰希的支持。毕竟,她这个傻师兄已经陷进去了。

微阖眼帘,双手掩在桌下,她沉浸在星辰之中。

正月十五,上元佳节。月家依旧清冷,没有什么庆祝的举动。月埙策突然跑来:“杰希师伯,欢姑姑想要截下来的东西,我看到了就先一步拿过来了。”

王杰希道了谢,拆开。里面只有薄薄的一张纸,和一句话。“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可逆之象。”暗红的字体,刺目得很。王杰希沉默地看了许久,把信装回去。“小策,你把它拿给炜欢吧。不要叫她知道我看过了。可以吗?”月埙策点点头,精致的小脸上满是不解。只是王杰希现下没心情应付了。

三两句把人打发走,他颓然坐在那里。月洛颜不愧是月洛颜,当世排行第一的卜星者,这么显浅直白的答案......山盟虽在,锦书难托。他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和喻文州落得这般,但他不信,不会信也不肯信。

“既然洛颜师伯说了是可逆之象,那我一定能......改了它。”他还有时间来慢慢寻找星辰。

那之后,王杰希向月炜欢告别,仿佛不知道月洛颜已经把判词传回来了。月炜欢也乐得装傻。

月洛颜窥见了未来,王杰希想改变这个未来。只可惜,命运的巨轮既已转动,又岂是那么好停下的?


评论
热度(12)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