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all喻】王朝 07

本章:肖时钦

————————————

那日,天光正好,他在对的时间做了对的事,见到了一个人真正的模样——肖时钦。

永安十九年五月,三年一度的武选正式拉开局面。

对每个习武之人来说,那大抵是最重要的事情了,肖时钦自然也不例外。他师父照例没管他,只丢下一句“中不了就别认我这个师父了。”

说起来,他师父是个很神奇的人呢,本身出自练武的世家,一把朝澜剑走遍天下。却不知为何性情大变,在外游荡了几年,就收了他这么个弟子。教导的倒是还算用心,只是没几年又领回一个小皮猴来,那家伙,还真是......一张嘴就停不下来,搞的肖时钦经常想打他。

后来他师弟说,他姓黄,叫黄少天。就算当时肖时钦还小,却也懂事了,当下心底咯噔一声,这不会是那个黄家吧。结果呢?很好,就是那个与皇室有约定的黄家。

三年后,黄少天又离奇般的消失,他后来多方打听,才知晓黄少天依旧回去做了侍卫。

他抬头向上看了看。逆光而立的颀长身影,沉稳,淡然。他知道,那就是三皇子,喻文州,是黄少天回去效忠的对象。

不过分神数秒,肩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疼的他倒抽一口冷气。自腰侧抽出朝澜,他顿了顿步子,一式漂亮的万海归元打出,逼得对手弃兵认负。

他安静地站在胜者那侧,抬头打量喻文州,等着最后的比试。

夕阳西下,白衣男子静立在那里,阶前星点的花拥簇着他,暗香浮动。而他仿佛对自己笑了,那样的眉目温柔,微风拂过,清香蔓开,还带着暖人的余韵。。

喻文州一身白衣,笑意莹然地站在那里时,整个世界都成了他的背景。而他,不沾凡俗,不惹浮华,尽显出尘。

这似是一瞬间击中了肖时钦的心,他只知道,日后的时间,他会记住这样一幅清丽的图像。他不知道,这世间哪有长情不是惊艳一点点累加起来的?

那厢,喻文州收回盯着肖时钦的视线,他应是感觉到了吧,可为什么不说呢?朝澜,万海归元。仿佛是少天也用过的那套归元剑法,那......必是他口中的师兄肖时钦了。他若胜了,想必可以召他入内一见。

喻文州微微侧头瞥了皇帝一眼,见皇帝没有起疑,方暗暗松了口气。朝澜剑和归元剑法,如果被认出来,是个人都能想到奕肃。

幸好没人认出来,他沉下心,安安静静的看。

最后是正儿八经的乱斗,极大的场地,有着各种掩护,甚至还有地道,考验的是综合实力。喻文州看着肖时钦走入场地,却在迈步时看了自己一眼。他依旧不说话,只是拿眼神传递着什么,他相信肖时钦会看明白的。

正走向场地的人顿了一顿,旋即加快步伐。他知道了,这是肖时钦的第一反应。随后便自嘲的笑笑,是了,这归元剑法天下只此一家,怎么会辨认不出来呢?只不过他凭借的,不仅仅是归元剑法罢了。

那是异常惨烈的混斗,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肖时钦收了剑。喻文州那一眼什么意思他自是清楚,自家师父那起子事自己也知道个七七八八,他也无意再起波澜。

别忘了,他不仅是肖时钦,还是生灵灭——皇帝亲自称赞过的,一双巧手可抵十万大军的生灵灭。

肖时钦到底是拿下了武选头名,皇帝当场赐了御前带刀侍卫一直,将人唤到殿下问:“不知爱卿师承何处?”

喻文州微微蹙了下眉,动作不大,可还是被捕捉到了。“老三?”“是奕肃。”抢在肖时钦前,他轻声说。皇室里谁不知道,为了下嫁南疆的瑞仙公主,奕肃几乎与朝廷撕破了脸,后来不知为何就像疯了一样。自家父皇为这件事吃过几回闭门羹,能顺眼才怪呢。

肖时钦有些错愕,抬头看了喻文州一眼,随即开口:“是奕肃。师父最近有些悔过自己的言行,只是不好意思说,所以才让......臣来参加武选。”

原来......也不是个傻子。喻文州看了他一眼,对方会意。“那......臣先告退。”

 

“哎呀师兄?师兄怎么在这里,还是跟着殿下回来的。话说今天可是武试的最后一场了。师兄不会去了吧。师父同意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肖时钦揉揉眉心,努力压下想打人的欲望。喻文州失笑,微微扬起了声音。“行了少天,你再说下去怕是肖侍卫忍不住动手打人了。”

话音未落,一个穿着黑丝紧身衣的人迎了出来,虽是王府侍卫的打扮,但这身份是明明白白的——黄家次子黄少天。

“师兄,师父最近可还好?”一句话还没说完,人已经飞窜了出去。

一场恶战。

肖时钦旁观了一会,抓上了手中的朝澜剑:“少天,好好看着。”

十方归元,百界归元,千道归元,万海归元

——天下归元。

五式归元剑法在他手中依次而出,远比黄少天那个半吊子所做赏心悦目得多。十方,百界,千道,万海。四式连接,终归于天下,正是归元剑法的神髓所在。亦是归元剑法威力最大的一套连招。

乌衣萧瑟,长剑内扣,蓄势而待发。残红曳于剑身之上,带着凄凉的美。肖时钦安然站在那里,不过是略有气喘罢了。就算来的人放到江湖上也算好手,终究还是陨于肖时钦剑下。“抱歉,没给殿下留个活口,”他歉然的笑笑,长剑挑过一人头颅,从中取出一黑色药囊。“只是这些人都是死士,殿下找人看看药里是什么,或许应该有些别的线索。”

“少天,看懂了吗?师父好歹也教了你好几年,你还是不会归元剑法我是该说你蠢吗。”黄少天抓着冰雨,没有说话,仿佛是陷入了某种沉思中。见此,肖时钦倒也不再多说。

“归元剑法,最难的便是一个‘悟’字,一式通则五式通,五式通则万法通。”屋内,江波涛泡了清茶告退离开,喻文州亲自给人斟满。“对了,师父好像说,苍灵一脉的卜星者下山了。殿下许是可以从他身上做文章。”

“苍灵一脉,是......王杰希吗?”喻文州不紧不慢的给自己倒着茶,似乎是随口发问。“没想到殿下居然知道,是。苍灵一脉,凌息老人嫡传弟子现今下山游历。”想了想,“唔......罢了罢了,左不过少天还在殿下这里,怕是我不站队也不行了呢。”

“天下卜星师共分十余派系,集大成者只有两脉,苍灵一脉月氏一脉。月氏族人长居瑶海之境,只有本族嫡系才可修习占星之法。苍灵一脉倒是没这么多顾忌。只要是天资足够都可以拜入苍灵门下。不过我记得凌息老人只有一个孩子和他学占星,另一个学的是权谋制衡。”

喻文州收回投在黄少天身上的目光,唇角含着一缕笑意:“是年初归来的叶府嫡长子叶修吧,那样惊才艳艳夺人目光的人,也就那一个了。”

已经两个时辰了,黄少天依旧没有动静,他甚少有这般长时间不说话的时候。喻文州不免有些心急,“少天不会有事吧。”“不会。”肖时钦气定神闲,“他悟到了归元剑法的真谛。”

“十方,百界,千道,万海,天下。唯有万海归元算是有实体可寻,所以这一套剑法悟起来便是异常艰难。”话音刚刚落下,黄少天猛然扬手,一套归元剑法打出,冰雨在身周划过,潇洒自然。“归元剑法只有五式却能打出千万种变化,根源就在此吧。我悟出来了。”

肖时钦点头:“悟出来就好。我先回去了,待会还要去皇帝那里轮值呢。”

几个月后。

“朕听说爱卿又去老三那里了?”皇帝在御花园慢慢的走,状似无意的问道。“......是,臣去看了小师弟,顺便便和三殿下聊了几句。”肖时钦犹豫了一下,方才开口回答。

“和三殿下聊了几句......你已经站队了是不是。”

“不然呢?”肖时钦淡淡反问,“那还能怎么办?”“师父虽只带回小师弟三年不到,连归元剑法都没有教全,但他依旧是师父收的弟子。臣与师父都是护短的人,小师弟在三殿下那里......臣不得不去。”

皇帝似是没料到他会如此坦白,不免愣了愣。“你该知道,随随便便在朕这里说出你站队这件事多么不明智。”

“所以陛下觉得臣能做些什么。三殿下与臣并无甚关联,只是,少天和三殿下签的是死契,臣想照顾照顾师弟罢了。”

皇帝没再说话,就算把这一页揭过去了。

只是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肖时钦这串话是受了叶修的指点——笑话,以叶修的心机权谋,营造一个只想照顾亲人的形象简直不能更容易。

“爱卿可曾学过兵法?”皇帝突然转了话题。肖时钦笑了笑“略懂皮毛罢了。”皇帝拐了个弯就去后宫,临行前丢下一句“不用跟着朕了,去雷霆吧。诏书朕会让常盛传过去。”

雷霆,兵部。取如火雷霆之意。皇帝不满兵部已久了,碍于没什么自己人不太好动手。此时把肖时钦丢去搅浑水是最好不过的。

肖时钦自然也知道,所以他原地缓缓跪下。“臣谢陛下重用。”左不过背后站着三皇子,他倒是也不惧怕什么。


评论
热度(17)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