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喻文州,生日快乐

来自当年的应援,现在拿过来当生贺了。

但我也是改了改的

————————————————

喻文州,感谢世界让我遇见了你,最好的你。

二刷全职,不可避免的爱上了你,喻文州。 其实,开始时我只是心动,毕竟你的温柔,你掩藏在平和表情下丝丝缕缕的宠溺,多么让人沉沦。怎么会有人能抵抗住你的温柔呢,我的文州。 

后来真正爱上你,大抵是我高一的时候,文州,你是我的初恋哦。

你是我第一个,我想也是最后一个我会爱到这般刻骨的人。 那年我高一,刚刚调进了一个强手如林的班,我已经不会有退路了。每天每天失眠,失眠。那段日子,在压力和同学们的打击下,我已经崩溃了。

 还好,还有你在我身边。不知道为什么,抱着你的队服,一小会我就能安然入睡。 有时候醒来时,舍友已经帮忙把衣服披在了我身上。我觉得,我就像在你怀里安然醒来。就算这世界再可怕,我也不怕了。因为,身边有你,我的文州。 

谦谦君子,温润如喻。我就在这个时候,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

有你在吊车尾时候的鼓励;有你国家队队服披在肩上的温暖,我一路披荆斩棘,拼搏向前。

 我爱你,我的文州。我已经知道什么是爱,所以我确定我爱你。爱你云淡风轻地承认自己就是手残,爱你对他人的温柔,爱你轻描淡写打记者脸的自信,爱你平静接住国家队队长的自信。 

后来半个学期过去,我一鸣惊人。我的文州,我尝过吊在班里后几名的苦涩,我也试过一鸣惊人的荣耀。

像你一样。 

我还记得呢,我第一次发觉我无可救药的爱上你的时候。期中考试,我班里倒数,可能会被调出这个班,那天我趴在床上,蒙着被子哭泣,我的努力至少在那时没有什么成效。我不知道该怎办,我已经绝望了。 那个时候,舍友借了你的队服。第二天,我们班有个说话声音很苏的男生——当然那苏是他练出来的,不是你天生自然的那样——穿着你的队服,趁我趴在桌子上的时候,拍了拍我的背,笑着告诉我:吊车尾的时候,谁都会有。后来,总会有崛起的一天。

 那一个瞬间,我恍然觉得,真的是你,喻文州。我的文州,真的是你在安慰我。然后,我沉沦在你的温柔下,丢盔弃甲。

 那以后,也快两年了,我的文州。这两年,风风雨雨是你陪我走过,前途艰险是你陪我面对,辉煌荣耀是你陪我共享。 我的文州,你已经成了我的全世界,我可以弃天下,不能没有你。 

这些日子,每每遇到挫折时,我便想着,我可以和文州一样坚韧。文州在蓝宇吊车尾的时候都没有放弃,我有什么理由放弃。然后,不知名的力量会涌进我的体内,我能坚持。这种力量,与其说是爱,倒不如说,是信仰。我的文州就是我的信仰。 

后来我的韧性连老师都惊叹,可我知道,还比不上你。你是我的爱,我的信仰,我的全世界。 我已经走完了高中的三分之二,接下来最艰难的一年我也不怕,因为我知道,你会在我身边的,你会陪着我的,文州。

我希望,我的文州能幸福。你是独一无二的,是我最初的信仰,是我在黑暗前行时不变的光。  

此生信仰,一定不负。

我爱你,是因为我爱你。

我爱你,至死方休。

我爱你,从始到终。

我说我爱你一辈子,就一定是,

一辈子。


——千若君璃

评论(4)
热度(9)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