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all喻】王朝06

本章依旧叶喻

————————————————

大年初一,百官朝贺。

叶修以世子的名义转了转,借着拜年跑了很多地方。若有心人肯数一数,大多就是叶家以前的人。他做什么没人知道,也不需要人知道。

行走在街上,每个人都洋溢着欢快的笑容,红袄红衣,红彤彤的装饰。丝毫没人能察觉最高处的斗争已经激烈到如此地步。这京城要变天了,但叶修能改变什么?他走在路上,一点点地捋顺思绪。当务之急是要有个足够的身份......叶家世子这个名号不够,远远不够。

皇宫内亦是张灯结彩,离宫宴还有几个时辰,也该进宫和陛下谈谈了。自打自己回家后,他才不信坐在高位那人已经把自己摸了个底儿掉。更何况,他答应了喻文州。想起这个人,嘴角不自觉地带上了温柔笑意,因为那是喻文州啊。

说曹操曹操到。“叶世子,你怎么在这里?”一架马车从他身侧停下,驾车的赫然是黄少天。看这架势,也是从宫外拜年回来了。“叶修见过三殿下。可巧,我拜了一圈,打算进宫,没想到在这里碰上殿下了。”叶修一贯的懒散模样,只是唇角挂上了淡然的笑意。

“行了,少天。”三皇子的声音从马车中传出,“本殿恰巧也要去见父皇,上来吧。”声音不大,但也能让宫门的侍卫听得一清二楚。“那叶修就却之不恭了。多谢三皇子殿下。”

“陛下想问什么?别这么欲言又止的。这可不是陛下平常的习惯。”御书房,方才喻文州带叶修进来,禀告了些事情后就离开了。皇帝赏下了茶,叶修就安然地坐在那里,小口啜饮。等了半刻钟还不见上面那专心批奏折的人开口,于是这才无奈发问。

“算了,叶修这么问吧。陛下可是还想打听杰希师兄那个‘得苍灵者得天下’的箴言?亦或是......陛下想问叶修刚刚为何同三殿下一起前来?”

他将茶盏放于桌上,慢慢抬头。毫不畏惧的仰头直视:“好歹叶修也和师父学了这么久的权谋,若是这点东西都看不出来,真是白瞎了陛下当年对叶修的评价了。”

“......叶爱卿。”皇帝已然换了称呼,见叶修没有反对,微微颔首。“那依爱卿之见,朕的三个皇子,有哪个能继承大统呢?”

这般赤裸裸的问话......叶修深知,能否真正取得皇帝的信任,端看他接下来说的话了。

“陛下说笑了,哪位皇子能坐上这天子之位,与叶修又有何干?与我叶家又有何干?不论何人在这九五之尊的地位上,我叶家也不会站队的。”

他放下了茶盏,缓缓起身,一张脸上是少有的严肃表情。“陛下应是知道,叶家......只在乎天下安稳,海清河晏,只想保荣耀江山,如是而已。陛下...也用不着试探叶修了。”

“爱卿只管说,朕只是想听听爱卿的意见。”

“大皇子愚钝,三皇子心软,五皇子急躁。说实话,都需要打磨。”叶修斟酌着词句,不敢说的太满。“目前来看,唯有三皇子母系没有任何背景了。他成也于此,败也于此。不过,谁知道三皇子目前在想什么?从韵妃薨后,这位皇子就像变了个人。成熟睿智也不过此了。”“若依......臣之见。外戚专权终究是大事,是最容易影响天下太平的。但......一位掌控不住臣下的皇子登基,才是荣耀的灾难啊。”

皇帝目光连闪,想来是听进去了。喻文州什么样他还是知道的。若是这么一比,那两人便真有些没脑子了。“然后呢?”

然后......叶修笑笑,一句一句淡淡从嘴中飘出。“况且......江家这件事。臣只能说,从臣的角度看,并不相信。”“两个人的斗争,将一众世家都牵扯进去,呵,真是厉害。”“江家是百年望族,当初江家主还是帝师,这般没落,实在是让人有些心伤。”

皇帝沉默半晌,“以后江家的事,爱卿莫要再提了。”“等下随朕赴宴吧。”

夜宴。

叶家一如既往的闹腾,叶留牵头,几个庶子上蹿下跳,好不热闹。

不多时,皇帝到了,殿中乌泱泱跪了一片。“都起来吧。常盛,宣旨。”叶修被封了三品大员,直逼其父。众人议论纷纷,而叶修只做没听见。

回到府上,丁姨娘又哭又闹,叶父便更不踏足正院了。叶修看在眼里,冷在心头。

 

半个月后,叶修发动变乱,铁血手腕收服依附在叶家下面的人,直接架空其父。

父亲,我很抱歉。乌衣墨发,少年带着清浅的笑,堵在了三姨娘的院门口。他并不想犯上,也知道无论如何掩不住这悠悠之口,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偏头看着正往这边赶来的族老们,他的笑变得张扬。

“生活可以漂泊,但灵魂一定要有皈依。为他生,为他死,我甘之如饴。”

回家不到三个半月,少年把矛头指向家人。“叶修这两年在山上学的权谋之术,第一个对付的竟是家人。呵......父亲,你可知其中缘故?”扬起下巴,少年脸上弧度定格,“父亲若是不偏心偏到这种程度,叶修怎可能这么快动手呢?”

时间恍若静止。

一众人呆若木鸡。

“你个逆子,是要逼父退位吗?”叶修的父亲好歹也是一个大家族的族长,不过略有惊异却也早早回神。

“等等家主,这孩子话虽然说的直,但毕竟在理。家主这些年宠妾灭妻多少有些过分了。”

“是啊,更何况这孩子年纪轻轻就以官居三品,将来必为人才。”

听着族老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叶修唇角弧度消失,整个人多了几许懒散。“逆,子。”他仿佛品评这两个字,“父亲大可以试试,外面的人会交好你的叶家,还是叶修的叶家。”

“原本叶修便是想着,父亲退位后便还在叶家住着,儿子也好落个孝名。”少年第一次抬头,直视了父亲的双眼。

然而叶父只看到了刻骨的恨。

“念秋,”他淡淡地说,“明天你送老家主去南苑吧,把几位姨娘也送过去。从今往后,若是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踏入或踏出一步。”似乎是思虑片刻,他再度开口:“若有人执意要出来——”一丝冰冷的血色流过少年双眸,“就地杀了吧。”

目光中的锐利尽数指向几位长老:“叶家现在不需要你们,指手画脚。”

还有一年的时间,他尽可能把所有棋子都摆上棋盘,真正的戏......要开幕了。


评论(5)
热度(19)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