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all喻】王朝 10

最近沉迷刷单人 这章有点叶喻吧

其实是想刷刷沐沐的美

————————

那是整片大陆上最有名的茶庄——青茗院。安静典雅,别具一种风华。

“文州,怎么了,找我有事吗?这么急急的约我出来。”叶修捧着茶,隔着蒙蒙雨雾欣赏着街上清冷的景色。

黄少天收了伞立在一旁,不出一语。“倒也有。莫笑,你出来。”他淡淡的唤了一句,便有一人从暗处闪身而出,“以后你就跟着叶修吧。”

“这是......隐卫?”哪怕镇定如叶修,声音都不自觉地向上拐了个弯,显然是不可置信。

喻文州好笑,缓缓颔首:“是啊,我让少天用隐卫标准训练的人。”

“给他起个名字吧,说起来,君莫笑毕竟是我叫的。况且这位来历也是不一般呢,他当年可是凤郡的人。”

凤郡?叶修一愣,烟雨阁所在之处,凤郡之人要么是身怀绝技,要么是与烟雨阁也就是昔年的凤婈阁有不小的渊源——换言之,绝没有普通人便是了。

“是当年那位名满天下的苏沐秋的同窗。我记得你说起过,苏沐秋是你挚友。”

叶修难得沉默。记忆里是那样阳光少年,笑容洒脱:“我和妹妹记事起就在凤郡,也不知道父母是谁。”

“他啊,若不是那件事,怕是天下只知苏沐秋,不会有人知道叶修擅权谋了吧。”

“就叫君莫笑吧,这名字很好......不过,”他沉默一秒“既然跟了我。念秋,另一个名字,叫念秋。”

“话说,不去赴宴吗?都这个时辰了。”喻文州含笑看他,柔柔发问。“去,就是懒得看叶家那一群闹腾。”叶修虽是抱怨,却也还是利落的披好了蓑衣,两人隔了刻钟有余,一前一后去了宫里。

 

是八月中旬皇帝生辰,皇上在宫里大摆万寿宴。

轮回首席舞娘洛姬带着轮回舞女登台献舞,满室寂然。不过不是第一次了,轮回洛姬这样惊艳的舞姿,早已彻底传遍了京城。

只是叶修却捕捉到了洛姬飞扬舞步中投给他的目光,带着某种神秘与不可言说,风情缱绻。这种目光......曾经楚云秀给沐橙跳舞时,也有过这样的神韵。楚云秀的舞,都是跟她师父学的......思及此,叶修目光凌厉了一瞬,月洛颜,洛颜舞姬......说这是两个人,他才不信呢。

只是......月洛颜不该有这样一头鸦羽般的黑发啊。

“爱卿在想什么?”高台上的皇帝笑着问了一句。“没什么,臣在想......在其位而谋其政。”“那爱卿可是觉得自己官职太低了?”皇帝依旧兴致高昂,似是随口发问。

“没。”叶修只答了一个字,带了几分漫不经心,“只是......想到了一些很久以前的事罢了。最近颇有些心神不宁。”确实,以叶修时不时往门外瞟的举动来看,他的心确实有些不在这宴会上。

终于,一个烟色长裙的姑娘从门外款款而入。就这么二十步,她带出了一个女子能有的全部的风华绝代。

在台阶下,女子优雅地行了一个万福礼:“见过陛下。”楚云秀理了理身上大红的百褶裙,外面拢了一层轻纱,倚在门边优雅浅笑:“陛下安。”

这位楚阁主带过来的姑娘当真是绝美,与向来美名在外的烟雨阁主比起来,竟是一点都不逊色。只见她立于殿前,云鬓朱钗步摇灿,蛾眉轻颦目光婉;素衣纹合欢,皓腕琉璃钏。美目流转间,顾盼倾城,隐隐便有一股贵意浑然天成。

叶修起身,微微行礼:“还是多谢楚阁主送舍妹来京。”

“无妨。”“沐橙,那我回去了。”

苏沐橙薄嗔:“云秀姐姐也不留一晚再走,这长途奔波多累人啊。”

叶修带着些无奈,把人从殿中拉到自己席上。“楚阁主能送你来就很好了。烟雨阁主无事不入京是惯例,她已经连旧例都打破了。”“若你真想回去,过些日子我托师兄带你回凤郡。”

“楚阁主......”叶修犹豫了一下,问出口的话顿了顿。

“目前,至少目前,烟雨阁不会出世插手凤郡事务。”楚云秀眉梢一挑,整个人顿时凌厉了起来。“叶家主,告辞。”

待得楚云秀离开,没等皇帝发问,苏沐橙却是小心开口“叶修,我这般贸然前来,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叶修失笑,将她的一缕发丝抿入耳后,又替她正了正发钗,柔声开口:“瞎想什么呢,傻丫头。我说过你是我妹妹,兄妹之间有什么好说麻烦的。”

那厢叶留坐在一侧,不屑的撇撇嘴。“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还妄图攀上叶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叶父轻咳了一声,也没再多说。反倒是苏沐橙,一双水润的眼轻轻扫过,带了明白的傲气横生与不屑一顾。

“陛下……”叶修什么也没说呢,皇帝摆手打断。“这位沐橙姑娘,眼睛真美,就像是揉碎的星辰一样,倒是叫朕想起了当年九辰塔上见到过的瑰丽星空。”苏沐橙微微扬起唇角:“陛下谬赞了,我……沐橙姓苏,陛下直接唤一句苏姑娘就好。”

“沐橙是臣的妹妹,臣千里迢迢接她到京城,可不是让沐橙受苦的。”叶修这番话虽是对着陛下说的,凌厉的眼刀直往叶留身上刮。

“这样吧,爱卿先暂时兼文渊阁知事,统帅嘉世。着手平定静澜水患。苏姑娘是吧,封三品苏和县主,朕择佳日给县主,下敕封制。”

有人不屑,却依旧不敢小瞧这位新封的县主,单凭她与烟雨阁阁主交好这一事实,就已经足够她在这京城站稳脚跟了。更莫提,她还是叶修的妹妹。

反正是叶秋,笑吟吟的去打了个招呼,末了感慨:“沐橙你真是美到一种境界,怕是洛神娘娘踏波而来,也比不上你的风华绝代。”苏沐橙微笑摇头。

“叶修,我这般大张旗鼓地前来,是不是就做了……朝廷牵制云秀姐姐的一枚棋子。”一面说着,目光就飘上了上面的几位皇子殿下。

“大皇子急躁,五皇子鲁莽。叶修,你说的没错,只有三皇子才是真正可以……”

“你知道就好,也省得我费心解释了。”

再然后,知道宴会散去,苏沐橙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后来半个多月,叶修一心扑在静澜水患,着手稳定民心。苏沐橙偶尔也说几句,她也是打小就在静澜河畔长大的姑娘。更加耳濡目染之下对政务对民意都极为熟稔,有她辅助,这次水患过后,朝廷威信不降反增。皇帝大喜之下,就直接把文渊阁知事一位给了叶修。

“真是有你的。”喻文州那天避开了众多耳目去了叶府,叶修在那里发呆,苏沐橙无奈苦笑,递过一盏茶。“让他安静的歇歇吧,这半个月快累死他了。更何况叶修哥加冠没几年,多少臣子虎视眈眈的嘉世主位就这么给了叶修哥,他能镇住下面的人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让他先缓缓。”

没过一会儿,叶修回神,见突然多了个喻文州,也只是微微讶异了一下,喻文州扶住他肩,眼中带了些许关切:“别逞强。”“……好。”

苏沐橙在旁边看着两人略显僵硬的动作,颇为不解,为什么……喻文州分明也对叶修动了情,为什么不说破呢?她不理解也不好提醒,就只能在那里默默的看着。

“我送殿下离开吧。”苏沐橙主动接下了这活,带着喻文州从角门出了叶府。“你明明爱叶修哥。”她无比笃定。“算是吧。”喻文州反是不在乎。“毕竟他那样掏心掏肺的对我,就算是块石头也该被捂热了。”

“至于为什么不告诉他……还不是时候,真的,还不是时候呢沐橙。”

评论(1)
热度(6)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