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all喻】王朝 09

本章 黄喻

——————

“王爷,伞。”黄少天递上把伞,按着规矩站在一旁,眼中倒映的光芒却不自觉地追着喻文州而去。王杰希住了三个多月然后离开了,这天下着大雨,似乎是上苍都不愿让这对爱人别离。

喻文州撑着伞,一路送王杰希出城十余里。“杰希,你要珍重。”他与王杰希到底是聚少离多,不过这还真不是什么人都有办法的。“嗯。过年的时候,我回来陪你守岁。”王杰希环着喻文州,唇角擦过对方耳畔。他们俩在伞下安然接吻,珍惜着最后的时光。

天快暗了,不得不启程了。

王杰希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喻文州,转身跳上了马车,直到影子都已消失,喻文州才恋恋不舍的转身,“我们走吧,少天。”

 

喻文州知道,叶修的目光会追逐着自己,然而直到刚刚在回程的马车上,他才突然发现黄少天也会凝视他的背影。几乎可以算作竹马竹马的两个人,从小便一起长大,却是喻文州这样玲珑心思的人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黄少天动了那样的心思。

少天啊......自家的护卫自己还是知道的,十足十的机会主义者,没有万全的把握他一定是不会告诉喻文州的。

“少天,你在想什么?”冷不丁的,他突然问出一句。黄少天明显是被吓了一跳“啊?”“哦想了很多啊想今天晚上新换的轮班制度有没有破绽,想殿下啊不文州交代给我办的事......乱七八糟的我都在想啊。”黄少天依旧是微快语速,神色飞扬。“啧......少天啊,你说这么快是诚心不想让我插话是吧。”喻文州缓缓接了一句。“我很欣慰,你终于记得要叫我文州了。”

黄少天习惯了叫喻文州殿下。从小他就保护着他,除了他出宫的三年外,其余时间里,只要黄少天在,便没有人能伤到喻文州一根毫毛。

这是他的宿命,他无法更改。自从很小的时候他沾着自己的鲜血在喻文州手中画下契约的时候,两人的一切就被绑定到了一起。生命,荣耀,所有黄少天拥有的,都关系着,喻文州是什么样。

“......文州,文州也是知道我叫殿下有些叫习惯了嘛我下次记得叫文州就是了。”

马车缓缓进了城,直奔定国公府上。

喻文州只是落了下脚,给叶修送去了关于京中案情的新进展。有稍稍商讨了一下陛下在宫中大兴土木的事,便带着黄少天回了府。

“放心吧文州,东西我藏好了,叶侍郎会去拿的。”喻文州点头,差人上了茶。“少天,问你点事情,你知道烟雨阁主的事情吗?”

叶修传了话要烟雨阁在皇帝寿宴时将苏沐橙带来,顺带也为她造势。这件事喻文州知道,只不过他好奇为什么叶修对烟雨阁没有一点防备。

谁人不知道,栖梧,瑶海,这四个字就代表着两处禁地。前者几乎不许人进入窥探,后者倒是允许进入,不过没人敢窥探。

“烟雨阁,我想想啊,这个可以啊,我知道一些。师傅曾经带我到烟雨阁做客,知道一点。”黄少天端起一杯茶,上面袅袅的冒着热气。“楚云秀啊,她也是个可怜的人。如果不是遇上了苏谦夜,如果不是因为她是楚令尹家中独女,怕是能有一个比这更好的结局吧。只是可惜了,在最好的年华,宛如春尽荼蘼般凋谢的这个姑娘。”

他安静的听着,不时点头。良久,幽幽的叹了口气:“原来是这样。”

“这世间有一种鸟,浴火而生,伴火而翔,就像凤婈阁有一种舞,只有历代阁主以身祭舞,才能跳出这世间最美的华章。舞停,人亡。是故,那支舞也被称为鸑凰孤舞。那是凤婈阁最美的一支舞,需要每一代阁主练上将近十年。”

喻文州若有所思,鸑凰孤舞,是月煌吧。“听起来就很美了。”原来看似能掌控天下的一代天骄,也曾经都是这么可怜的人啊。“罢了。少天,君莫笑怎么样了?那是我要送给叶修保护他安全的。”

黄少天颇为埋怨的看了他一眼,举起手中杯子,轻轻一抛。白瓷杯子落在地上,立时粉碎。“拿下。”喻文州愕然,不过一瞬,有人出现在他的身后,手中兵刃贴上他的颈侧。“君莫笑?”他轻声问,黄少天抬手比了个手势,暗中的人这才下去。“不错啊,少天。”喻文州笑意盈盈,让人很想把他抱进怀里。只为了这么一句夸赞,他着实下了苦功。君莫笑完全是以暗卫的标准训练出来的,某些方面黄少天自认自己也比不上他。只要是为了喻文州,没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

就像当年,他在喻文州面前笑的淡然:“无论如何也无法更改,又为什么要后悔?但是文州,不后悔是因为你。因为现在我觉得在你身边真的很好,毕竟文州对我是这么好。比我兄长好多了嘛。”

他说的是真心话,在他眼里,喻文州是一团春风,轻轻柔柔的滑过心肺。这就是他这个人的特质,柔软而温暖,让他在不经意之间夺走人的心,再也不会还回来。

而黄少天,心甘情愿的沉沦在他的温柔中,没有一丝后悔。

“文州啊,其实我很庆幸。我比他晚了几个时辰生出来,这样好的你去哪儿找第二个呢?”黄少天自言自语,喻文州安静的听,突然间一丝讶异袭上心头——黄少天……似乎有些太在乎他了。这种在乎有些超过一个侍卫对主人的关心,有些太过了。

就仿佛是叶修对他的态度。

压下翻涌的思绪,喻文州缓缓起身。“不早了,少天,早些休息吧。”说是休息,又怎么可能真正休息,黄少天依旧守在喻文州卧室外,直至将明时才浅浅睡了一会儿。

却不知为何,一早起来突然发了高烧,整个人烧得迷迷糊糊的。好在今天沐休,喻文州就急忙请了徐景熙来,只说是心绪心绪郁结,加之昨夜受凉,并无大碍。

喻文州无奈看他,只得亲自动手,给人换了个冰袋,坐在床边看他胡乱折腾,直到疲惫极了,才沉沉睡去。“景熙,少天这些日子是不是没有怎么休息好?”被点到名的太医沉默了一下,“什么叫没有休息好?基本是没有休息过。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徐景熙开了两服药,只是嘱咐好好休息便离去了。喻文州坐在那里,直到黄少天醒来才回过神。“好些了吗?少天。”“以后不许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知道吗。”

黄少天乖乖的点头应好,这个时候忤逆喻文州真不会是他这个机会主义者能做出来的事。

“少天……”喻文州犹豫了一下“以后护卫的工作,你不用亲自做了。”他这个人,认可了一个人就会拼了命的保护他。

而现在,黄少天分明也被拉进了这个圈子。

评论
热度(14)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