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all喻】王朝 08

本章:王喻

一大口糖

————————————————————

那年四月,叶修夺得家主之位的时候,王杰希也到了京城,从瑶海穿过,他走走停停,一路替人问天算命,也一路悄然散播着“天命所归,文饰九州”这样的话。

天命者,不可尽信,亦不可不信。所以王杰希也是找了人,在他替人算命时跑进来问他这样的传言是不是真的。而他,也只是含含糊糊,不说真,也不说假。流言流言,没有点难辨真假叫什么流言?

“你是谁?这里是三皇子府。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在大门口,王杰希被拦在外面。他看了看日头,是他来早了。

王杰希安静的站在那里,不过半刻,门内一人缓步而出,见到一身白衣的人的时候眼睛一亮。“你来了,殿下在屋中等你,赶快去吧。”王杰希凝神看他,忽然说道:“你是江波涛?”江波涛点头。“你身上有戾气,长此以往必损阳寿。”

江波涛身上有着明显的不甘和怨恨,日久天长便化作戾气,缠绕在人的身上,这种深仇大恨只能从源头开解,也无法劝慰。

京城不愧是龙脉汇聚的地方,至少在王杰希眼中,进入京城后,仿佛星辰都被点亮了一般。也难怪月洛颜会长久的住在京中了,实在是个观星的好地方。只是不知,那宫里的九辰塔上又是怎样的光景。

九辰塔,星璇王朝开国皇帝所建,塔成之夜,皇帝暴毙身亡。后来塔顶刻着一首诗:
星掠璇玑映流痕,

帝血锦夜起九辰。

卜算本为天间事,

何用折寿交与人。

王杰希小时候随师父入宫时也是看过九层塔的,现在想来果然名不虚传。

叶修和喻文州正在商议事情,他不好打扰。便在旁边坐下,端着茶杯慢慢品着,顺便感悟一下京城中过于明亮的星辰。“既然如此,那叶修便不打扰师兄和文州了。”王杰希若有所思的看了叶修一眼,也是难为他明知道自己的心思还这么能忍。

不过这种事情本来也是对自己的一场修行,他现在对自己越狠,等之后就会对敌人越来越不留情面。

“听说牡丹花开了,要不我们出去走走?”王杰希回过神,点头应好。

经常有些偏北,气候却很宜人,这才四月,牡丹便已盛放。红似晚霞,白如初雪;端的是雍容大气,君临天下。“疑是洛川神女作,千娇万态破朝霞。”

两人在牡丹园中漫步,王杰希忽然折下一支,放到喻文州手里。很漂亮,足有半个手掌那么大,花上氤氲着浅浅的蓝,温润而柔和。

喻文州轻嗅了一下,香气扑鼻。“很好看。”“嗯。”王杰希一只手环过他的腰,把他搂在怀里,轻巧的去下他指尖的花,置于鼻下,唇瓣似有似无的擦过。“很香。”他给出评价。

喻文州哑然,却也情动。伸手摘下王杰希衣襟上他亲手别上去的花,眼中带着些狡黠。“没有它好闻。”简单吻了那花,又把它别回到王杰希月白的衣襟上。

邪火瞬间就窜了上来,王杰希拉着喻文州拐进巷子,没头没脑的亲了上去。舌头长驱直入,搜刮了一圈喻文州的唾液。“啧啧”有声。艳丽的红色悄然爬上了喻文州耳廓,别看他跟王杰希交往也好几个月了,两人几乎没见过什么面,王杰希又一向克制,这么激烈的热吻,两人还真都是第一次。被动的承受着爱人的索取,喻文州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文州,”小半刻钟过去,王杰希一手抱着喻文州一手拿着花仔细欣赏,倒也自得,“我好想你。”怎么会不想呢?毕竟分别了这么久,毕竟喻文州是他的执念。

第二日早朝,皇帝突然说道:“朕听闻苍灵山卜星者游历到京城了,你们谁要是见到了,请他进宫一趟。”毫不掩饰的目光扫过叶修。叶修低下头,目光凌厉的瞬间,真以为苍灵山的人这么好找吗,未免也太小看他们了。

这时候被皇帝点名的这位,正坐在喻文州的卧房百无聊赖的打发时间。昨天两人终于走到最后一步,顾忌爱人明日还要上朝,王杰希好歹没做得太狠。只是喻文州嗓子依旧哑了,便只好说染了风寒,还披上了厚厚的外衣——遮盖脖子上暧昧的痕迹。皇帝反倒是赐下了药,到时叫喻文州哭笑不得。

王杰希早已经寻了瓶子将这两只牡丹插了,一个淡蓝一个浅绿,倒是相得益彰。

“真美,不过没有本人好看。”喻文州瞪了他一眼,:“父皇又在找你了,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王杰希揽过爱人,在对方眼角吮吻。“还不是洛颜师伯,当年说什么‘得苍灵者得天下’苍灵一脉的传承就我一个,谁承想这句话被陛下惦记上。为了我好,师父一直在推辞。”

只是……苍灵指谁这件事,仿佛这个世界都理解的都不太对,月洛颜无比清楚,但她不敢说出口,什么都不敢说,便只好说得苍灵者得天下。众人传错,月洛颜就当错的处理。

没过几日。江波涛来报,皇后族人举办牡丹宴,请诸位皇子,王公大臣出席。“杰希,去不去?”王杰希没答,只是沾着茶水写了满满的一桌子奇异字体。白天,他又没带水镜,能做的也只有最简单的卜算。没一会儿,他抬头,桌上茶水渐渐风干,一道流光在他眼中划过,转瞬即逝。“去,”他微笑,“带上少天和小江。”

叶修也受邀出席,几乎所有臣子都想替自己支持的那位皇子得到叶修的支持。叶家不站队也是出了名的,但这并不妨碍叶家新任家主选定自己心许的主尊——哪怕只是在皇帝面前说出两句好话。

王杰希换了衣服,随喻文州赴宴,黄少天,江波涛随行。三位皇子都未娶妃,喻文州是不情愿,其余两位还没有挑到好的。正妃毕竟是件大事儿,基本奠定了外戚的格局。

只是宴会快结束的时候,不知何时,赵家的三小姐失踪了。他最后一次在人前露面,是请叶修出去喝茶。过了一会儿叶修回来说她去找赵家的主母了,众人自是不会怀疑什么,但晚宴快结束了,赵家主母回来就说三小姐并没有去找她。

众人都分头帮着寻找,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同皇宫侍卫肖时钦一起去寻人。王杰希揽过爱人,缓缓低语:“文州,不要看。”肖时钦小小的惊呼了一下,黄少天作为知情者,虽早有预料,但也是被吓到了。

那是怎样的春色无边。地上男的女的衣服散了一地,还时不时传出淫声浪语。喻文州是真被唬了一跳。

“怎么回事儿?”皇帝声音传了过来,叶修呵赵丞相陪同左右。看着皇帝的脸色有点不好,早已松手站在一旁的王杰希到底还是没忍住:“黄少天,还不快去把人拉开。”叶修默默的叹气,看见王杰希眼中的深意在原地缓缓行了一礼。

“师兄,师兄怎的从苍灵山过来了,莫不是苍灵山有急事?不然师傅怎么可能放师兄下山。”“我替师父传一句话。”他手中多出一块玉佩,叶家之物。“以此为凭证特意拜托三殿下让我进来。”他沉声说,“有人动了帝星,叶修,你知道我想表达什么。我能做的仅此而已了。”你说倒吸一口冷气,“紫气东来,帝星动,天灾临世?不可能。帝星乃是天定命星,无人可改其运势。”

王杰希缓缓摇头:“去找洛颜师伯吧,就此别过。可否拜托三殿下再带我出去,我也该走了。”

喻文州点了点头:“父皇,儿臣告退。”“陛下莫拦。”叶修低低的劝着,“毕竟是月洛颜的要求,我们不好忤逆。”

“臣定查明帝星逆位之事,还望陛下稍安勿躁。”


评论
热度(15)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