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叶喻】心弦引番外(上)

论番外比正文还长系列

正文链接   戳我

我努力下午把 下 撸出来(问题是我上午就码完了    )

——————————————

“你真的要进宫吗?索阁主,要知道宫里并不是什么好地方。”喻文州看着苏沐橙微微一笑,“沐雨是怕我保护不了自己吗?没关系的,大不了摆身份呗。再说了,那是蓝溪阁至宝,我探查多年也才猜到,可能是在宫里。不管有没有,我都要去看看。”

没几天,苏沐橙便向皇帝推荐了聿琴公子入宫,身为陛下最宠爱的义女,又是被皇太子殿下捧在手心里疼的苏沐橙,一个眼神就会让下面人懂该干什么,并且照办。所以这些天,喻文州一直在对宫里查看。

当今圣上流连病榻,国事大多交由皇太子叶修,大司马陶轩和首相刘浩来办。“咕咕咕...”一只鸽子飞了进来,脚上绑着的小巧圆环上,蓝溪阁标志赫然在目,喻文州拆开信,果不其然,又是黄少天表示,对他自己在宫中不放心的一大串话。末了,到是还记得说正事儿,告诉喻文州他们会主持着蓝溪阁,并问喻文州去不去武林的聚会。

喻文州写了封回信,坦言这两年不打算出宫,并且让黄少天不要担心自己。看着信鸽飞出去,喻文州再次出了自己居住的阁楼,一路往昨天看的那个破落宫殿走去。他昨天照常探查时发现一条小路,七扭八拐下竟通往一个破落的宫殿。那个时候天已经暗下来,嘉世有宵禁,再不回去就回不去了。

喻文州笑了笑走进殿中,破败,第一感觉就是破败。殿中角落结了蛛网,看起来像常年没有人打扫一样,可地面却是极干净,一点灰尘都没有。喻文州细细的走了一圈,转到后门时,第一反应便是:果然如此。门槛上并无灰尘,明明是没有人居住的宫殿,后门的门槛极其光滑,一看就是常年有人走。当下喻文州不再犹豫,从后门出了宫殿,又眼前的是一个小阁楼,上书“承宜阁”三个大字。

喻文州没敢再上前,他是习武之人,自然能辨别出暗处的数道呼吸。犹豫了许久,还是试探着选择了进入。很奇怪,并没有遇到阻拦,他顺利地进入。承宜阁中没有下人,只有一白衣男子懒洋洋地靠在榻上,“这个地方可不是轻易能进来的。”这时的喻文州并没有意识到那是自己很喜欢了很久的一叶之秋,只是觉得这人的身形太熟悉,像极了那个人。

在门口犹豫的他自然也是没有看到,叶修对皇宫侍卫总长方锐作的手势,才让他能顺利进来,“你是?”喻文州疑惑的问道,“伯华,叫我伯华就好。”“你是...聿琴公子。沐橙推荐进来的琴师。”男子说的笃定,喻文州却有些愣怔。

沐玥公主苏沐橙,知道的人不少;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沐雨橙风,就是苏沐橙,这个知道的人倒不多。能直唤公主闺名之人,想必是大有来头。只不过一瞬间,思绪轮转几遍,喻文州回神点头:“是...喻文州。”既然对方已经知道自己是聿琴公子,那他自然也不用再费尽心机的瞒什么了。

男子坐起身冲着门外喊了一句,“点心大大...啧啧啧...你这样还真是,你让哥以后怎么放心在这呆着啊。”门外的人不搭话,只听到一声极轻的呼哨。叶修突然起身,下了喻文州一跳,“怎么...”那个“了”字还没出口,便被推到密室里。“一会儿和你解释,文州听话。别出来,别出声。”门关上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评论
热度(14)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