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叶喻】心弦引番外(下)

论番外比正文还长系列

正文链接   戳我

前文链接    

说下午码的结果上午码完了

——————————————

门外,叶修缓缓走到书桌旁,磨好了墨,却没有动笔。不多时,陶轩,刘浩带着方锐等人进来,开口便是:“叶修,你还要死撑吗?”叶修蘸墨,提笔写了一个“叶”字,“我只知,我叶家江山不能断送于我手。如今父皇流连病榻,若父皇离世,叶家江山断送在我手里,待到死后叶修又有何面目去见叶家先祖。”陶轩冷嗤:“哼,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吗?”叶修仿佛没有听见,不予理睬。陶轩愤怒的甩手走人,留下一句:“方锐,你好好看着他。”

方锐看向叶修:“不是吧,老叶,你居然是...这么受气,还真是大开了眼界。”“呵,兴欣准备的怎么样了?”“随时可以起兵。”“那就这样吧,父皇殡天之前,他们不敢动我的。”说着叶修打开了密室门,放喻文州出来。

喻文州看着他,眼中满是疑问,却没有开口,他不是傻子,该猜到的已经猜得七七八八,叶修见他的样子,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带开了话题:“文州,你带琴了吗?”喻文州摇头。他是来探查的,又怎么可能带琴?叶修见状轻笑:“方锐你送文州回去吧。文州,明天来找我抚琴如何?”喻文州点头,跟着方锐离开。

第二日,喻文州如约来到承宜阁,“桐木琴”叶修凑过来看喻文州调弦。喻文州没有否认,“想听什么?”“天行九歌吧。”喻文州看了叶修一眼,“你没听腻我都弹腻了。”便抚了一支《天雾遥》。“《天雾遥》...是商音?”叶修迟疑的开口。喻文州笑着摇头“怎么会,明明是羽音,令人恻隐而好仁。”“不对,你用了商音的表现手法。”“恩...你研究过音律?”“知道点皮毛。毕竟也是要在这宫里混下去的。”

“对了,文州你来宫里是做什么的?一般人可找不到这里。”喻文州愣了一下,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叶修就慢悠悠地往下说,并没有等待他的回答。“或者说,文州,你是来找你们蓝溪阁至宝的对不对?索阁主。”喻文州一惊,转眼便是了然。也对,方锐在呢。江湖兴欣门中的海无量,自己是谁只怕海无量早已告知面前这人。叶修笑:“其实没必要,不是吗?”

叶修笑眯眯地调戏着眼前的人,门外的方锐听着动静眨了眨眼。君莫笑喜欢索克萨尔这件事整个兴欣都知道——不过也仅限于兴欣——这八成是遇上了对的人心里痛快,指不定这会儿肚子里冒了多少坏水呢。

“嗯,文州,你形容一下那个东西,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找一下。”喻文州眼前一亮,伯华这个人看架势便是在宫里呆了很久的,说不定真能找到蓝溪阁的玉佩。当下不再犹豫,详细的形容这玉佩的形状,成色。“嗯,我有印象,等我回头差人问问。”喻文州看了他一眼,叶修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哥可是被禁足在这儿的,怎么可能走得开?”这下倒是喻文州楞了。

一晃就是小半年,喻文州没事时就来给叶修抚琴,在叶修偶尔的调戏下面红耳赤,日子过得倒也平静而美好。只不过这朝中的局势越来越让人闹心,很明显,当今陛下已经不太可能再在皇位上待多久了,陶轩刘浩虎视眈眈想要这皇帝的宝座。一时间,叶修忙得是脚不沾地。

“文州,你来了。”叶修笑了笑,“呐,你说的可是这个,你们蓝溪阁的至宝?”喻文州接过那块玉佩,仔细的看了看,随后点了点头,“嗯,是。”“那就好。对了,文州...”喻文州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他,“我喜欢你。”“我知道,我也是。这种话不是以前早就说过了吗,怎么现在又拿出来说了?”“文州,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日子。”“我知道了,我就在宫里等着。哪都不去,这总行了吧!”

第二天,喻文州起床时传来消息,陛下驾崩,刘家逼宫。皇太子带人杀出宫门,不知去向。苏沐橙叫了喻文州来,“其实你知道吧,伯华就是叶修。”“是啊,我知道。”喻文州坐在那里,对苏沐橙勾了下唇:“只要他不回来,我就一直守在这宫里好了,总会等到他回来的那天的。”

“我相信他”


——————————

2600字...算还我之前点文的一部分吧。

还剩300【望天】我去写小段子吗?

评论
热度(14)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