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all喻】君不负我心,我不违君意

段子啊段子  感谢你赐我灵感

把一删掉了,这个是我写的时候没有仔细考虑,在这里给大家道歉,也给被我黑了的喻文州道歉
————————————————
❀二

费力的睁眼,白茫茫的一片,这是在——医院?怎么会在医院的,为什么?什么都想不起来。头好痛,怎么了?
“文州!文州你终于醒了!”一个男子,丝毫不掩饰脸上的兴奋与心疼,“你没事吧。” 

“你是谁?”一句话,让男子脸上的神色僵住。良久,男子慢慢说了起来。你知道了,你叫喻文州,那男子叫王杰希,曾经,你们是最大的对手,也是情侣。你被车撞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春去秋来,你们慢慢熟悉了,那天,你们散步,又是一辆横冲直撞的大车,王杰希把你推了出去,“文州,这次换我保护你了。”

坐在路边,你只觉得头痛难耐,一些碎片在脑海中闪过。终于,在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在他醒来时,“杰希,你醒了,我们回家吧,回我们,自己的家”,“文州……”,“我想起来了,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一辈子,不离不弃,死生相依。

 

❀三

叶修恋了喻文州几百年,告白了近千次,递上无数封情书。
喻文州都只是冷冷的看着,从不点头,也不拒绝
最后。叶修把一株薰衣草放在了喻文州的桌上,附上一张纸条“我不知道你到底在等谁,但我知道,那个人,永远不会是我”

喻文州看着叶修离去的背影,怔怔的发呆,眼里满满深情。
喻文州不会忘记,那天,他的王牌黄少天对自己说的话:”我喜欢叶修,你不要跟我抢啊队长,你说过不会喜欢他的,你就把叶修让给我啦好不好。”
于是,错过了,便不能改变……

 

❀四

他是皇朝最负盛名的少年君主,叶氏皇朝有史以来最年轻有为的帝王。三千墨发懒散的用一支紫玉簪别起。

他是宫中最苛刻的内侍,每日穿梭于宫中的大小宫殿。
旁人皆道他迂腐刻薄难以亲近,他听了竟也不生气。
只是偶尔回想起曾经,有个一袭黑衣的少年会对他笑的温柔却也无可奈何:“文州,你对我笑一笑可好。”声音散落在风里,缱绻的像幅画。
如今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喻文州,却还是怀念,怀念那句温暖安心却无处安放的喟叹。

 

 

❀五

十五岁,他问他:“叶修,你爱我吗?”
“你不需要知道。”
二十岁,他告诉他:“叶修,我要娶人了,不等你了。”
“随便你。”
他转身:叶修,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以后,我们真的不会有交集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他心里满满的是苦涩:
你是普通人,而我,叶家嫡长的身份注定我是要和他人联姻的。我又何尝不想承认你,可到了叶家,我,是在害你。
文州,望你安好

 

❀六

“喻队,你要慎重啊”郑轩不停地规劝。
“喻队,你要深思啊”徐景熙泪流满面。
“不用多说,我意已决,就算他是男的,我也一定要娶他!”
喻文州目光坚定,毫不动摇。
“可是喻队……轮回周队下的是聘礼,要嫁的人是喻队你哎……

 

❀七

“王杰希,你不爱我,却为何要和我在一起?”喻文州问王杰希,带了丝丝哽咽。
王杰希不语,只是深情的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却清晰的知道,“你到底在透过我的眼,爱着谁?” 
王杰希沉默,眼中却透露出慌乱。”放我走吧,再这样折磨下去,我们都累了。"
然后听见王杰希说“好”,喻文州的心,在那一刹那,释然。
白袍舞动,青丝飞扬。谁曾许我至死不渝,谁曾伤我,痛彻心扉……

都不重要了,我以后,不再爱你就是。

 

❀八

荣耀联盟,喻文州,顶级杀手。

喻文州的任务是刺杀周泽楷,他知道如果直接刺杀,他没有太大的胜算。
结果,喻文州就以投靠周泽楷为由,入了轮回,他很快就变成了周泽楷信任的人。
一天天的接触让他们心里对对方的感情产生了变化,但他们都不愿相信,不愿面对。
直到有一天夜里,喻文州拿着匕首放在了离熟睡的周泽楷的脖子一寸的地方。
他的任务终于要完成了!他却犹豫了…
周泽楷缓缓地睁开眼睛,将喻文州的手拉到自己心脏的位子,毫不犹豫的刺了下去。
然后朝喻文州笑了笑,在缓缓闭上了眼睛,用口型慢慢的说“我…….爱……..你”
喻文州轻颤着瘫坐在周泽楷的血里,他第一次因为杀了人而感到惊恐。
那以后无人再见过喻文州,有人说在深山中的一个小庙里,见过一位长得酷似喻文州的少年,名叫念周。

❀九(我承认我在恶搞……)

寝宫 喻文州捂着腰哼哼唧唧的抱怨,衣衫半漏却难掩风流“为什么总是朕在下面!?” 
丞相江波涛悠哉悠哉的喝了口茶,“因为您是‘必下’啊”
喻文州:“……”

 

❀十

世人皆笑他王杰希痴傻,为一妖后,不要了性命。
他笑,故事其实是这样的。
他是一尾胭脂鱼精。中草堂家宴,他耐不住好奇来凑热闹,却不想偶然变回真身,回不去水中。将死之时,恰好周泽楷将他救起,他与周泽楷,便这样结识。
他以为他是中草堂堂中游手好闲的侍卫,他以为他是堂中好吃懒做有些能力的内侍。
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他说要娶他时,他分明笑的合不拢嘴。
而圣旨下: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胭脂贤良淑德......择日封为中草堂夫人。
他含恨嫁于王杰希,真身困在中草堂不能逃走,便用妖术蛊惑王杰希的心,折磨中草堂众人。
而他便在中草堂中,日日与王杰希做对,口口声声,说是王杰希抢了他的人。
可他从来都知道,堂主之威,不可触,奈何情毒。
终是被斩首。喻文州的真身一夜枯萎,化成灰。
王杰希突然大病,望着他的画像,呢喃,那天遇到你的,不只他一个。
只恨,情深缘浅。

 

评论(21)
热度(27)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