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江喻】蛊梦 BE预警

灵感来自蛊梦。

和J3没什么联系了......

前面文笔挺渣的,毕竟好几年前的东西了被我翻上来......好像只有最后几段是近来写完的

——————————————————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一生只有一蛊……”那时他是一战成名的少年天才,武功高强,深不可测,而他的爱人呢?在江波涛心里,喻文州只不过是一个修习了些许蛊术的苗疆之人。

江波涛,武林盟主独子,家传的折花剑法用的出神入化,没有人怀疑他不能达到父辈的高度,他并不是那样张扬的人啊,可爱一个人就爱得惊天动地,任谁阻拦劝说亦是无法,谁都知道他爱上了喻文州,爱上了那个苗疆的人,亲朋反对,父母拒绝,只因喻文州是中原武林的死敌,是苗疆人,也是五毒教的人。

“文州只是学了一点苗疆蛊术,凭什么就认定他是五毒教的人?”武林盟。江波涛拉着喻文州淡淡的说着,喻文州面上无晴无雨,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须臾,微微含了一缕笑意,仿佛坚定了某种决心。

又不过江波涛的坚持,喻文州还是进了武林盟。

洞房花烛夜,他说,我不介意。不介意什么?江波涛自是疑惑。没什么,你不用知道。

喻文州在江家的日子平静且无聊,不过他弄了些小瓮,养蛊。整个江家,整个武林盟都看他不顺眼,却没人敢真正的挑衅,而他本人,多多少少愈发懒得出门。

后来,中原武林同苗疆开战,江波涛带了一队人马深入敌后,再没有回来。

在所有人都默认江波涛的死亡时,喻文州只是在屋中静坐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他牵着快马离开,等到太阳升起众人初醒之时,却再也寻不回不知何时离开的喻文州了。整整三天,等他带着昏迷不醒的江波涛回来时,依旧是那一袭白衣翩翩,宛若仙人。“其他人呢?”江波涛父亲问他。他却那么淡淡的说,“不知道。”

可哪怕江波涛回归,中原武林还是输了,最后一战,五毒教主联手苗疆圣女,武林有谁能挡得住他们的攻势呢。

 “哐啷”一声,屋门被踢开,喻文州正拨弄着小瓮中的蛊,素手如玉,纤白的十指微微蜷缩,自然成一种化不开的风流。“小江,没事。我不过去找你,恰巧见到了你在路旁似是昏迷,便把你带回来罢了。”

她拉着江波涛去了大堂。出人意料,他很平静,出奇的平静。不管别人如何质问,一直挑了淡淡的微笑,问什么答什么。

直到江波涛很轻的问了一句“我记得我昏迷之时,还有人清醒着吧。”“是吗?我不知道,”喻文州面上强撑着冷静,似是不在乎的样子。武林盟主还想问什么,下面的几个掌门便嚷嚷了开。

“苗疆人…这种人怎么能留?”

“说不定。那几个人的死都是他干的呢。”

“江少主啊,这人留不得,还望少主三思。”

江波涛耐心的听了几句,无外乎都是是要他杀了文州的。“不会的,各位掌门,文州不会是那样的人。”话是这么说了,可没有人信。

一位暴怒的掌门,突然出手,袖间原本藏匿着的剑寒光暴起,对着毫无防备的喻文州,剑尖直指心口分明是出了杀招。

“文州!”江波涛的话音未落。喻文州淡漠的抬了眸,面上仍带着淡淡笑意。食指轻轻的点在掌门的剑上,反手一转,一弹,利剑应声而断。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抚过心口喃喃的念了一句,屋子的角落爬出了大大小小的蛊虫,轻而易举的攻破了掌门的防御,爬到了他的身上,钻进血肉。

“是苗疆圣女的万蛊噬心术,大家小心!”一时间所有人都亮了兵器,除了江波涛,“逆子”江父踹了他一脚,江波涛知道,没有办法了。自己已经到了必须选择的时候了,叹息拔剑,手起,带着呼啸的风声刺出。

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躲开的,毕竟先前的大战中他的轻功好到什么地步,所有人都看到了。可她没有躲,喻文州没有躲,带着淡淡的绝望张开双臂,闭上了眼,用那样一个决绝的姿势迎上了剑锋,当利剑穿心而过时,不可抑止的清泪从颊边滑落。

“文州,文州,我们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还有凤凰,我答应你那件事,我们走吧。”江波涛接住他的爱人,言语慌乱。

喻文州躺在他的怀里,勉力勾了唇:“凤凰蛊……已经被我用了,你猜我会把它……下在哪里,如果你是我…你又会把它下在哪里?”

“文州!”向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江波涛,终于变了颜色,可再也不会有人回答他了。恍惚间,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在他眼前绽放,黄泉路上的人似乎还是他们初见时的模样,一袭白衣如雪,墨发未束,散在身后。手中拎着一把笛子,懒散的靠在那里吹奏着,回头轻看了一眼路过的他,眉角勾勒出别样的温柔。

 

后来,“你把他给本教主,可以免谈中原战败的赔偿。”叶修走进来淡淡的说。文州啊,你就当真要这么决绝吗。“和你说点儿事儿吧。文州赶到的时候,那时的你……已经没有呼吸了。你说,他把蛊下在了哪里?”叶修笑得意味深长,“他应该跟你说过凤凰蛊的含义,可最后,杀了他的人,还是你。”

再后来,中原多了一座衣冠冢,一个男子经常会在那里呆一整天,说着别人都不理解的话:“我终于知道你把蛊下在了哪里。”

再后来,武林盟少主江波涛,继武林盟主之位,终身未再娶妻,只收养了一个男孩。名叫江念州。

再后来,念州问他父亲,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名字?江波涛揉了揉他的头,答非所问。不见不念不想,却如何不相思。

蓦的便想起他说过的。“你知道吗?在我们苗疆有一种蛊名叫凤凰,具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功效。”“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一生只有一蛊。若是将它下在别人身上,就是将自己的心,交到了那人的手心里。”

最后,斥候来报“盟主……苗疆上下……全白了,听说是圣女离殇二十年了。”彼时他拉着念州的手,忽地便落下泪来。

评论(2)
热度(5)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