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20H/谦喻】胃病

 @谦喻谦only安利博 

字数:3228

这个梗真的来自我对我这金贵的胃的怨念......


——————————————————

“队长,你今晚没吃晚饭?别啊队长我给你找点东西,你现在这样可不行,现在这胃金贵的紧……”

第七赛季常规赛倒数第三场,微草主场对战蓝雨,看着喻文州,苍白的脸色,咬死的下唇,和捂着胃的动作后,蓝雨战队的几个人立刻就明白了过来。李远连忙打了杯热水,放到喻文州手上。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开赛了,根本就来不及找人叫些外卖什么的吃。也只能先找人买个面包给喻文州压压胃里的酸水。

就着热水吃了个面包,脸色才算好看了些许,黄少天想找个找个瓶子灌一瓶子热水给喻文州暖胃,可这会哪有这东西?

一边翻找,一边抱怨着:“我说队长,你这样不吃饭也不行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胃一顿不吃就和你闹事,不把你疼死不罢休。每天三顿正常的好吃好喝都偶尔会疼呢。就不能长点心?”喻文州勉强笑了笑,临时出了事那又能怎么办?

若说这亏得是微草的主场。去找了方士谦后,方士谦连忙去准备了热水袋和胃药给送了过来,“文州啊,你这样像什么话。”离单人赛没几分钟,微草的王牌方士谦就已经跑了过来。分明是对喻文州这种作为不满意,却又是一脸关切,“总这样闹腾下去你胃还要不要了?”喻文州轻轻地笑了笑“无妨。以后不这样便是了,士谦不用担心我。”

他这胃是老毛病了,第四赛季喻文州出道,蓝雨新人太多,战队的成绩很不好,各种舆论都在指责他,那一段时间,喻文州忙得简直是焦头烂额。他又不是后来在媒体面前打太极游刃有余的蓝雨冠军队长。

同时他还要开导战队里的新人们,黄少天,郑轩等都是刚刚出道,都没有过新秀墙的。他自己却也面临着新秀墙的难题,很多时候他都是过了饭点儿才匆忙去吃一些。后来蓝雨重新回到了前八,狠狠的在那些说着“诸如蓝雨要没落在小队长的手里”的媒体上抽了一巴掌。可喻文州却到底落了个胃炎,幸运的是不很厉害,只要按时按点儿吃饭就好。但喻文州今天只吃了两口,就被联盟叫去规划最近呼声很高的赛制改革的事情了。没办法,这推不得。

这说的便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本来吧,若是全队一起去吃,黄少天他们自然会给喻文州带回来点儿,偏生今儿个队里意见没有统一,B市各种吃的也不算少,便是各吃各的去了。结果闹的没有人知道,喻文州没有吃晚饭。

“行了,差不多了。不会出大事的。”喻文州舒展了眉,拿出了惯常的温润笑容,若说对自己狠,谁能比得上从蓝雨吊车尾一点点爬上来的喻文州呢。“该上场了。”

“不行文州。”“没事的士谦,这种时候总是不能将这些事情闹腾出去吧,对微草对蓝雨都不好。士谦也回微草那里吧。”“也好。”方士谦看了看语文周,确定他真是没有事儿后,还是拿着水袋换了热水,才离开。

“不知一堆今儿怎么了,闹的蓝雨休息室人仰马翻的。”选手通道中,蓝雨微草不期而遇,王杰希就顺口调侃了几句。“没事。不过就是今天晚上,去联盟总部开了个会折腾了自己一下。喻文州到是笑的的滴水不漏。”

个人赛的时候,黄少天到底不放心,拉了拉喻文州衣角,压低了声音:“队长你真的没事儿吗。我看还是不太好,要不我找点止疼的药?”喻文州只是微笑着摇头,“少天别担心,我没事。”

止疼药是没法吃的,那会令反应变迟钝。好在,已经是常规赛最后几场了,打的差一点倒也不甚费心,毕竟名次已经锁定的差不多了。如若不然,今天这事儿可就得大发了。

 

“好,就是这样!对!”“刘小别的飞刀剑已被逼到死角!混乱之雨当头而下,这样子刘小别败局已定。”“很好,黄少天赶到,”“方士谦呢,方士谦为什么不加血?不对,他在那里被郑轩缠着。根本脱不开身。”

“刘小别出局,微草再减一人!”潘林激动的喊到,“蓝雨还有三个人,目前还有三个人。而对面的微草,剩下一个血皮的王不留行和方神。”

“只要这个六星光牢中,不对,为什么,偏了,这么明显的六星光牢放置点喻文州怎么会偏了。局面被反转了。一旦王不留行冲出来,蓝雨苦心营造的优势将瞬间消失。”

“牧师!间不容发之际,徐景熙一记神圣之火已经甩了出来,就算是新人,这一记神圣之火也是卡的完美!”

“那边战况,哦,正是郑轩这位总是喊着‘压力山大’的弹药专家,在队友最需要的时候成功地开出了爆发顶了上去。”“回到这边,喻文州!是喻文州!这个幽魂缠绕开的很完美,完美。击杀!在数人围攻之下,微草队长还能撑到这种地步,当真不易。”

“不过,胜局已定。”潘林语速飞快“哪怕微草第六人再来……不对蓝雨的第六人也赶来了,对了,蓝雨的出生点,要比微草近一些,那看来真的是胜局已定。”

“只是喻文州……喻队又是怎么回事,索克萨尔为什么没有跟上?”镜头打到喻文州那里,他捂着胃趴在键盘上,整个人似乎要蜷缩起来。勉强伸手敲了几下键盘,打出一行字“不用管我。”勉强跟上,之后的表现却不尽人意。或者可以说,最后喻文州基本没有插上什么手。

虽说最后也很顺利,但众人关注的重点明显是身为队长的喻文州,怎么会在最后时刻掉了链子呢。

赛后的发布会上,喻文州并未出席,出席的是本场比赛MVP郑轩以及黄少天二人。在下面的记者纷纷攘攘地问道“喻队是出了什么事吗?”“为什么今天没有出席?”“以后会怎么样?”的时候,黄少天也是难得的没有说太多,只淡淡的扔了一句,“队长不太舒服,有什么事问我们两个就好。”郑轩看不过去,多少也解释了一下:“队长今天突然胃很疼,没有办法。强撑着跟我们打了比赛,什么样你们自己也看到了。现在已经回去歇着了,你们就不要难为我们了,对谁都不好。真要是呛起来,哪边都不好看。”

事实上,刚打完比赛,方士谦就火急火燎的跑过来,把喻文州领走了。

“士谦,什么情况?”刚刚打完比赛,就被方士谦拉回方家的喻文州,一进门就被方母塞了一碗紫菜南瓜汤到手上。“你这孩子,胃疼怎么不早说,亏的是士谦给我打了个电话,我正好炖上汤等你们。”方母看着就心疼,比赛那会儿自己也看到了,到最后喻文州就趴在键盘上那会儿,很明显的便是疼得紧了。“以后若是在B市落脚就回来住着吧,我好时不常给你做点暖胃的汤水什么的。这慢性胃炎就是要养。”

喻文州一面舀着汤水往嘴里送,一面笑着点头,“嗯,我知道了,谢谢妈。”“你瞧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

方士谦连忙拉上喻文州:“妈,我们先上去了。”方母笑到:“去吧去吧,一个个的净惹得人闹心。”

待两人上了楼,进屋以后,方士谦才说,“我想退役。”“为什么?”喻文州明显的不可置信,“我记得袁柏青现是……很有天赋,但还是不够成熟啊!”“你这个胃这样真的受得了吗?”方士谦并不接这个茬,只转移了话题。“再说吧,我还没想好,或许不一定。”

第二天一早,喻文州贪睡,便在床上多呆了会儿。

“我也该回去了,士谦。”早上,在餐桌上,喻文州一边喝着方妈妈炖好的养胃汤,一边抬头看他,“毕竟少天他们还等着我回去复盘呢!多少拖不得了。”

方士谦无奈地笑笑,你说的对,我给你订机票。

可喻文州回去的第三天,便有快递,寄了过来,密封在碗里的猪肚汤,和养胃的粥,看这架势,竟是B市微草训练基地直接寄过来的。

“士谦,你不要告诉我是你亲手做的。”“那怎么不是呢?”方士谦依旧笑的很淡,可眸中一闪而逝的狡黠是做不得假的。“好好养胃,以后别在闹作死了知道吗?你再这么闹可别怪我不理你啊!”

“你说你都多大人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呢。”喻文州这次倒是真的无奈了,看着明显跟自己耍孩子脾气的方士谦,他也只能是放柔了语气,哄着他说:“好好好,我知道了。以后,我不在这么作自己的死便是了。”

喻文州好哄赖哄的总算是将这次的事压了下去。不久,季后赛打完,微草再次拿到了冠军,方士谦退役。

从那以后,在b市总有一种一个一个的包裹寄到蓝雨,要么便是养胃的汤药,要么便是对身子好的吃食。

“也难为士谦了。”某次喻文州跟方母闲聊时,满是无奈地说,“为了我,这么大的人,居然又去学着做这些东西。”

“你甭搭理他,他开心就好了。对了文州,你要是退役了,便来B市住吧,也正好你们小两口一直也是在外面天各一方的,我们看着也心疼啊。”

就这样,一直过了数十年,两人都步入中年后。喻文州这胃总算是被那不停歇的养胃汤养好了。这时已是冬日了。喻文州拥着大衣,看那开得正好的梅花。“是不是所谓的天光乍破遇,暮雪白头老。”

总有一个人你会沦陷,而方士谦,明显便是那个让喻文州沦陷的人罢了。


评论(6)
热度(37)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