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all喻】王朝小剧场


他在他母妃身侧跪了一夜。
这个为保护自己孩子而努力活下来的母亲,终于离开了她守护了十二年的孩子。
朝阳初起之时,这片大陆上最有名的几位帝王之一,终于踏出了破茧成蝶的第一步。


“老三。”皇帝声音淡淡,“听说江家那小子最近经常出宫去找他的旧部?”
“嗯。”喻文州反而很平静,“父皇不是不喜欢人提起江家吗?”
皇帝没有表情,自从喻文州把江波涛从轮回带出来后,他倒是找人细细查了江家的宅子,从里面找到一个暗格,存放了些书信。
是五皇子的属下,这字体他认得一些。里面只有他当年的陪读,江波涛父亲力透纸背的一句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些太心急了。
“朕只是想知道,老三你把江家少爷带回自己那究竟想干嘛?江家当年可也是有很多依附的官员。”
喻文州敛了眉,温顺而恭敬:“父皇难道不知?江家的人已经全部归顺在了五皇弟麾下。”
皇帝眼中精光一闪:“这样......也罢,最近你去江南看看吧。也替朕拜访一下苍灵。”
“是,儿臣遵旨。”
谁又知道那些书信其实是伪造的呢?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迟早有一天会破土而出。五弟,三哥送你的这份大礼,你可喜欢?


“洛姐姐,洛姐姐。你家人给你传信了呢。”
月洛颜接过女孩手中的信笺,笑颜明朗。“辛苦了。”
是月炜欢那手流利的行书,上面写了她替王杰希起卦问情的点滴,并附上了卜星得出的结果。
这个星象......月洛颜沉吟几秒。罢了,晚上开水镜吧。
当晚月隐星明,宜观天象。
死劫?她蹙了眉。显然是不敢相信,为什么......是死劫?多少年没有出现死劫这种劫数了,那是最有天赋的弟子才会遇上的蜕变之劫。
她不敢找凌息,生怕会泄露出什么。便只好传信给炜欢,同她讨论卦象。一来一回,也将近半月了。
最后那次,她划开指腹,鲜血汩汩而出,沁进了砚台。从一旁笔架上取朱笔,写下“山盟虽在 锦书难托”八个大字,想了想,还是补了一笔“可逆之象”
诡异的是,锦帕上的字只变为了暗红,砚台里的血已经有些发乌了。
月洛颜放手让信鸽将这锦帕带走,终究还是幽幽的叹了口气。


“小策。”月炜欢读完,又将信装回了信封,仔细把口封好,“把它给杰希师兄,不要叫师兄知道我看过了。知道吗?”
月埙策点点头:“恩知道了姑姑。不过为什么姑姑不想让他知道呢?”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她语调低沉了下去,显然是不忍,“这对于一个陷在爱情里的人来说,未免太残忍了。”
“而且,家主和我说过,这星象就算能改,希望也太渺茫。所以,你私下里让他知道就好了。”
她这个师兄,怎么会有这么坎坷的情路呢。


叶修自那日夜宴后第一次私下里见皇帝,却疑惑的发现江波涛也在,显然跪了不止一个时辰了。
事实上,在传叶修之前两个时辰,皇帝把江波涛叫进了御书房。又刻意的晾了两个人小一个时辰,才悠悠然开口。
江波涛一直跪着,直挺挺的。
“爱卿,朕比较想知道在你眼里,江家是什么样的?”
闻言,叶修看了一眼跪在那里的人,唇边似有似无的溢出一缕叹息:“早猜到陛下会问了。这里是江家主当年与父亲的书信往来,若是真要臣说......江家,毕竟是江家。”
“为臣,为子,叶修就不多说什么了。陛下自己想吧。”


“真是,不得不信你,学了两年这种东西。”
叶修和喻文州从宴上回来,喻文州感慨道。
借力打力,将计就计,这确实是叶修最为擅长的。
“制衡,权谋。师父当年能以一介弱冠少年辅佐先皇将一个百废待兴的荣耀拉扯起来,靠的不就是一手制衡之术。”
“而我所学,不过师父皮毛罢了。”


“你又在用堇澜了,云秀。”
叶修端着茶,看着楚云秀娴熟的焚了香,终究还是出言劝告。
“我喜欢和你聊天,叶修。有些时候,许多话不用出口,稍微暗示一下就能进行下去了。”
就像,她只是点起了堇澜沉香,叶修就猜出了她心情不好。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我与他的海誓山盟,情比金坚都比不上一个显赫的身份。”
“那注定了,我和他不可能了。”


“有没有什么毒,无色无味,哪怕中了也让人察觉不出来。”
“当然有啊,比如说海清河晏,这是慢毒。可一旦发作了就是无解。”
“那能给我准备一点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要拿它来做什么?”张佳乐颇有些兴致勃勃。
“逆天。”
楚云秀安静的听着两人讨价还价,凉薄的勾了勾唇角。“你这布局......届时我会请人引荐那位卜星师去大皇子身侧,能不能把星陨牵扯进来,只能看你自己的了。”


“说实话,我不明白。师伯,我认真的。”
那年天狼逆行,王杰希应邀随月洛颜上九辰塔。
“九辰塔的风水也真是好。”
月洛颜淡淡微笑,指尖触过塔顶的白玉栏杆。
“现在的你就如同当年的我。所以我知道,讲也没有什么用,你悟不透的。”
夜深了。
她拢了拢身上衣物,发上簪着的缀上星辰的步摇微微晃了一下,被一只嫩白的手握住。
“卜星吧。”
那一年,天狼逆行。
月洛颜选择了离开。临终前留手书传位月炜欢。
喻文州在王杰希入京后无缘无故的一场大病,彻底断了王杰希身上最后一点希望。


师父......高英杰第一天上苍灵山,随着王杰希远远看去。
是皇城的方向。
“怎么了,英杰?”
“师傅似乎是想去皇城?”高英杰小心翼翼的问。
想啊......王杰希的目光带了苦涩。
那里有他回不去的家,和等不到的爱人。

——————————————————
其实我小段子写的多……诡异的手机排版

评论
热度(3)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