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all喻】王朝 14

本章无cp

这一章并不很长,主要是交代一下楚云秀的背景

有楚云秀的番外,我尽可能今下午发出来

————————————————

阳光明媚,江南草长。

是暮春了。

凤婈阁主凭栏远眺,杂花生树,群莺乱飞,花下婉转着蝴蝶轻拍草叶的声响。

有人打马飞奔而来,惊破了这一片柔和的春景。马上的人有着熟悉的轮廓——去年四月,叶家易主。传言中新上任的家主铁血狠厉,长于权谋,颇得皇帝欢心。

她淡淡的笑,分明是不信的。

叶修还是当年她出阁找沐橙玩的时候遇见的少年,眉目风流。楚云秀不由微叹。看似洒脱放浪的叶修,却在面对他在乎的人时候极度上心,甚至,可以堪称温柔。

回了正殿,她快步走到主位,依旧步步生莲。想了想,走下台阶,亲自动手换了熏香。流香吐馥的异形兽鼎中,价值等重黄金的堇澜香安静地燃烧。主位上的紫砂壶里也已换上了刚采下晒干的新茶。嫩黄蜷曲的叶片伸懒腰一样舒展开,伴着满室余香。

待得叶修进来时,便只看见女子微阖眼帘,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闭目养神。“云秀。”他出声唤了一句。楚云秀回神,下意识去拿茶杯,杯中茶水已经冷透了。

楚云秀浅笑一声,随手倒掉,换了一杯新茶:“方才便见你过来,怎么这么久才进殿?”“没什么,遇上了周琴主,多说了几句。”

楚云秀不置可否。“他叫什么?”目光扫视了一下门口的君莫笑。“君莫笑,念秋。”“是三皇子的人?”叶修不答,她便也没有多问。

“那让我猜猜你来的目的......你是想借助凤婈阁的力量扶持喻文州上位对吧。”她笑意依旧,“只是你要知道,凤婈阁早已不插手天下之事了。连名字我们亦改成了烟雨。”

叶修瞥了她一眼:“所以你连凤也不姓了?”看着这位相交多年的好友,素日挂着的温和笑意终于从她身上敛了下去:“姓。我在阁中一向以凤云秀自居。”

“你以为我真的想避世吗?还不是被逼的。凤婈阁啊......因为我们涅槃,有孕灵池,我们不死。所以注定了凤婈阁只会随时间流逝越来越强,怎么会有君王不猜忌呢。所以权衡之下,凤婈阁选择了避世,更名烟雨,哪怕我对外也是姓楚的。”

叶修听着,微笑。“做个交易吧,你保文州上位,交换君王对凤婈再无戒心。”

楚云秀微惊:“你那么有自信?对了......我忘了你进过史馆。”随后拐进内室,少时拿着一卷文书:“这是凤婈先祖,璃兮先祖以及莳雨先祖的札记。这个,你给喻文州吧。”

所有知晓凤婈阁过去的人都会相信,凤婈阁并没有插手天下的意图。那些锦绣一样的女子,那样的委屈命运。

“我们只想安安静静的了此余生,从没有过逐鹿天下的想法。”

叶修沉默半晌:“可凤婈阁主与武林盟结怨,凤璃兮阁主插手了皇家的婚事,凤莳雨阁主……推翻王朝立新帝,说出去谁会相信凤婈阁没有插手天下的意图。”说到底,不过情之一字吧,情之一字,最是伤人不过了。叶修淡淡的看着楚云秀,后者轻轻点头:“是啊,诸位先祖们当年也很……怎么说呢,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是想说这个吗?凤璃兮只是太决绝了,她本可以以天下第一阁为妆,风风光光的嫁入谢家。”叶修想了想,又道,“不过以她的性格,在她的孩子没有的时候,就选择了立地为魔吧,就跟你当年及笄时一样。”

楚云秀沉下脸:“你不用提那些过去。”

“我答应你。”楚云秀回神,主动换了话题。“本座会出手支持喻文州上位。不过,我就算了,你要给沐沐安排一个最好的未来。沐沐她……”话未说完就被人打断,门外叶家的侍卫匆匆进入。

“桐木琴主将要远行,问您可还有事。”叶修起身,复又坐下。“算了,反正该说的都说过了,他执意不肯,我还能强求?就凭他手中桐木琴,也没人敢要求他什么。”

这个当楚云秀自是吩咐了人好生相送。下人们匆匆离开后,叶修整个人就没了正形。

“沐橙是我的妹妹,我自然是要百般回护的……不过,起风了。”楚云秀敛了神色,缓步走下,大红的裙裾拂动,就像烈火熊熊的燃烧。发上的白玉素钗却衬得人肤色似瓷,满头的鸦青铺散而下,恍若上好的云绸墨缎。

凤临阁,当代阁主云秀,实际上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妙人儿呢。

顺手摘下束发的钗,手中微微一发力,玉钗分作两半。“我会给皇帝传个信,这一半钗你留好,若是有事以此为信物差人找我便是。”

叶修微微怔然,偏过头去。楚云秀垂下了及地的长发,她缓缓步下台阶,只短短的几步路,走得优雅而高贵,像极了落入凡尘的仙子。

“我给你跳支舞吧。”她微施一礼,脚尖在地上旋转,虽不是名震天下的鸑凰,却也是美得令人无法直视。“这支舞,名赤凤。楚云秀的声音很微弱,似乎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带着丹砂染就的炽热。回眸浅笑中,一瞬间,天地为之凝固。

“赤凤取自‘火离赤凤落陈玡。’我并没有想说什么,只是以沐沐朋友的身份请求你一下。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帝王真的要对我阁动手。看在沐沐的面子上,多少回护我凤婈阁一下可好?”叶修点头,若有所思。

良久,他站起身来。“那,叶修告辞。”出门时,他顿了顿步子:“一味的退让,其实什么也解决不了。凤婈阁是一个睥睨天下,傲然于天地之间的凤婈。”等楚云秀从他的话中明白过来时,已经是第二日的下午了。“阁主?”凤夜九心忧的唤了一句。

“传话给绿枝先祖,就告诉她凤婈阁站队吧。情绿枝先祖多少回护三皇子一些。”

或许叶修说的对,凤婈阁确实不该这么软弱下去了。


评论
热度(4)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