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叶喻】斯德哥尔摩(3)

好了我放弃上中下改成一二三了

终于到了老叶发现喻文州就是索克萨尔的时候了

但你们要的后悔被我吞了......因为我觉得写的不好废了这版正在重写

——————————————————

“ 呵,在我面前玩这种,你也配?”略带不屑的勾了勾唇,睥睨神色有几分像了叶修。随手收回枪械,对着东道主一枪穿云略一点头,绕过因为震惊而愣在通道口的夜雨声烦,拐进了洗手间。

“我去啊老叶这也太准了吧喻文州好歹也做了我两年的邻居我都不知道!一定是你偷着教他了吧,这不行啊有时间教他没时间和我PK!PKPKPKPKPK......”

黄少天兀自说的正欢,却被魏琛一记眼刀杀了回去。环视一周,黄少天终于发现所有人都感觉到的相当微妙的气氛,一时间,目光全部集中到叶修身上。

叶修却也是面色凝重,他今天给了喻文州一把枪,说好听的是为了防身用,说不好听一点根本就是摆设。他怕喻文州误伤谁连保险怎么开都没说过,现下看来,这才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啊。“谁教他的?”叶修淡声问,看着魏琛。

魏琛苦笑着解释:“哎我说了吧,喻文州的父亲曾经是被蓝雨吞并的小帮派的帮主,可能......跟他父亲学的吧。”

他不敢说,蓝雨当家索克萨尔,本名喻文州。

三年前,蓝雨与微草争夺了很久,才把那一年的暗星收入囊中。暗星是整个联盟的信物,持有者可以用他对联盟提出一个本该不被批准的要求。而只有上一枚暗星被收回后,再过三年,联盟才会放出下一枚。

微草当时急需暗星来申请扩张B市因为帮派太多而过于饱和的地域。别无他法下,王杰希带人突袭了蓝雨本家,想着用武力夺去暗星。


微草趁着夜雨声烦以及蓝雨大多数精锐不在,强行在蓝雨埋下了数量惊人的炸药。意图用此来逼迫蓝雨就范。

可喻文州是什么人,又岂是那么轻易,就为他人鱼肉的。他下令所有人撤离本家,自己则强行引爆了炸药。当它们同时炸开后,蓝雨是元气大伤,索克萨尔下落不明,最后则成为尸骨无存。

那一天,叶修失去了爱人;索克萨尔则失去了记忆。

幸亏是魏琛有些事在蓝雨停留了几夜。那天见到被严重烧伤的喻文州,匆忙之间魏琛只来得及将他送进医院。诊断结果是重度脑震荡全身大面积Ⅱ~Ⅲ机烧伤,需要植皮。

尤其是索克萨尔的一张脸,已经面目全非。左思右想下,魏琛同意医院提出的整容的要求。

就算是这样,喻文州也足足昏迷了半年,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失去了所有记忆。

这件事上微草也没占到任何便宜,虽然后来人都说是“蓝雨惊变”。真正惊到的,还是叶修,带着人匆忙赶到蓝雨收拾了残局的叶修。

带着蓝雨兴欣的人在蓝雨本家挖地三尺也没找到索克萨尔的叶修,这一次是动了真怒。雷霆般出手和微草打了几架,逼的微草无路可退,只得去求轮回与霸图的庇佑。

若不是最后联盟连同几大帮派联合调解,说不准叶修真要和王杰希拼个鱼死网破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毕竟索克萨尔醒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见状,魏琛也只好瞒下所有人,让索克萨尔以喻文州的身份重新开始生活,也幸亏他已经“面目全非”,魏琛倒是不怕有仇家来找他寻仇。

兜兜转转,索克萨尔还是回到了叶修身边,也只能说是命。

“叶修,”喻文州走回来,“我们回去吧。”可是叶修充耳不闻,只是固执的盯着魏琛,一双眉皱成一团,不知想到什么。

喻文州,三年前车祸,魏琛不顾蓝雨混乱的局势送他去医院还悉心照顾他,眉眼间像极了索克萨尔的神色以及偶尔固执的小习惯,同索克萨尔一样精准的枪法......太多太杂乱的东西堆在叶修脑中,渐渐指向一个方向——喻文州,就是索克萨尔。

可这怎么可能,这分明就是两个人。索克萨尔心狠果敢,不卑不亢,心挂着温和的笑,却一点都不做温柔的事儿。而喻文州呢,是真的柔软性情,某种意义上的逆来顺受,却是至柔则刚。这样的人,哪里有索克萨尔半分风度?

“好,我们回去。”像是从齿缝中挤出一句话,嘶哑干裂。他把喻文州笼在怀里,向门外走去,步履略有踉跄。

从背影来看,根本分不清是叶修搂着喻文州,还是喻文州支持着叶修。

拉开车门,喻文州扶着叶修坐进去,刚想起身,却被叶修一把拉到自己腿上。紧接着凌乱而毫无章法的吻接踵而至。摁在腰上的手力度大的惊人,他甚至有一种要被压进叶修骨血中的错觉。

依旧只是错愕了一瞬,喻文州顺从的靠在叶修怀里,承受着叶修的掠夺,脑中模模糊糊的闪出一句“这大概是叶修第一次有这么亲密的举动吧”。

好不容易一吻了结,叶修放开他,吩咐开车。喻文州安静的坐在一旁,他也不傻,刚刚叶修想到什么,他也是能猜出八九分的。他三年前的确是失去过一段记忆,甚至说,是失去了之前的全部记忆,魏琛告诉他他是大学教授,应用心理学的老师,他就信了。

连同这枪法,也不过是有一次随着魏琛出去吃饭的时候,见到了魏琛的枪,他颇有兴趣的试了试,却意外的发现,自己枪法真的很准,不像是天生,更像是长久的训练揉进了骨髓。那时他在魏琛眼中看到了惊愕,随即就是一声叹息。

叶修看着喻文州,端详着他神色上急剧的变化从一开始的强装镇定,到后来的迷茫,在到最后的慌张。他揉了揉喻文州的头发,长臂一伸将人揽在怀中。“算了吧,文州。”

喻文州苦笑一下,试探性的将手搭在叶修腿上:“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索克萨尔,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我什么......都不知道。

“叶修,如果我真的是索克萨尔怎么办。”叶修,握住喻文州一只手,慢慢的从掌心开始往上揉捏,直至指尖。同时漫不经心的回答:“是就是呗,反正在你没有找回三年前那些记忆之前,哪怕我们刚刚猜的是对的,你也不可能是索克萨尔。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没法主持一个帮会的。”

“更何况,索克萨尔仇家太多了,他比你想象的要更加张扬。你若现在承认,我估计我也护不住你。”

叶修开始后悔了,他还没忘记喻文州是为什么留在自己身边的。如果喻文州真是索克萨尔......那他一个月前做了什么?

————————————

完了这篇要奔着w+去了

评论(9)
热度(20)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