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叶喻】斯德哥尔摩(4)

喻•心理分析专家•文州  上线

hhhhhh我果然不应该学心理学恶补了一上午依旧啥也不会

————————————————————

他不敢回想,掐了掐眉心。他做了什么呀,把人折磨得只剩下一团血肉?那几天为了暗星,他知道他是对喻文州下了死手。叶修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建筑,目光略略有些失了焦距。如果不是黄少天当机立断把暗星给了兴欣,那现在喻文州会成什么样子。叶修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

虽然表面上,他依旧笑得吊儿郎当,漫不经心,但他握着喻文州指尖的手,却慢慢加了力度。直到喻文州不适的哼了一下,开始将手往外抽,叶修才反应过来。连忙松开了手。“我弄疼你了?”喻文州笑着摇摇头,说了一句:“没事,都过去了。”

怎么可能过得去,叶修咽了口吐沫,喉结滚动了一下。那是索克萨尔啊,是他苦苦寻找了三年的人。他还想和喻文州说什么,可嗓子里似乎塞了团棉花,干涩疼痛堵塞在他的喉间,哽的他什么也说不出来。犹如针扎一般的感觉在心上蔓延,是一种别样的撕心裂肺。那种疼,疼的让人无法忍受,所谓腐心蚀骨,扒皮抽筋,也不过如此了。

喻文州实在看不下去,狠狠戳了他两下,“都说了没事,你怎么还纠结着它不放。换成任何人,在你那个位置,大概都会跟你做出一样的选择......”

虽然他没说完,叶修还是懂他的意思。喻文州现在又不是索克萨尔,他只是喻文州,是一个大学教授,走了不知道什么运被兴欣的当家收为新宠的人罢了。这种人拿到了属于他们的东西,用点手段逼人吐出来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

叹了口气便没再管他,以喻文州的经验,这种事儿当事人没个几天是缓不回来的。哪怕这个当事人是叶修,是被誉为地下王者的叶修。这种事儿交给他自己缓缓,迈过道坎就好了。


回去后没两天喻文州做东,约了魏琛出来吃饭。叶修全程都在,黑沉个脸也不知在生谁的气。见状,喻文州笑笑解释:“他这两天自己有点生闷气呢,不用管他,等他自己想通了就好。”

魏琛倒也开门见山:“准话我给你,文州。你就是索克萨尔,喻文州其实就是你本来的名字,不过你很少用到罢了。”

笑意僵在嘴角,喻文州缓缓收敛了神色。“我知道了。”

有什么用呢,他现在这样,根本做不回叶修记忆里的索克萨尔。那个张扬傲气的一代帮主。

“在我对之前零散的记忆中,我记得有一双手,非常好看。那双手的主人会搂着我,会在我崩溃时候安抚我......”

喻文州蓦然开口,成功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他却没有再说下去。

多说无益,这个道理谁都懂,可能做得这么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的,也只有喻文州一个罢了。你看,不经意间,那只属于索克萨尔的决绝会出现在喻文州身上。

即使失去了记忆,即使生活的环境天差地别。喻文州依旧有着索克萨尔骨子里的一切习惯。表面的温润隐不去内里的棱角,挂在脸上虚与委蛇的笑意更是遮不住他的睥睨神色——哪怕这一个月来他呆在叶修身边,气势有些像了叶修——影影绰绰的属于索克萨尔的一切。

若不是这样,想来叶修也不会觉得喻文州像极了他的索克萨尔。

“我和叶修先回去了。魏前辈,抱歉失陪。”

叶修......安静的有些不正常。

“要不要我给你做做心理分析呢,叶神?”回去的路上,喻文州靠着车窗似笑非笑,“不过可能会有一些冒犯。”

“虽然叶神试图掩饰,但你这两天明显开始按摩颈部,我观察过这是下意识的动作——说明你很心虚,又不敢表露。”

喻文州摸摸下巴,表情不由自主的带上了认真:“唔......然后这两天你面对我的时候瞳孔会不自觉地放大,甚至呼吸也会急促几分。如果你不是焦虑......我可以理解为你对我性兴奋了吗。综合这两天你的表情,我不排除后者,很可能为两者兼而有之但前者更多一些。”

“性兴奋这件事情先略过,毕竟前几天做了什么你知我知,食髓知味这句话是没错的。然后,叶神你在焦虑什么。你这种焦虑明显不是对未来的迷茫而产生,是觉得自己猜错了还是......潜意识认为自己猜测是正确的从而......从而......”喻文州眉尖蹙成一团,似乎是在组织语言。

“还是你觉得,你对我做了这样的事情,你在害怕如果我真是索克萨尔我会不再理你?”

喻文州目光沉凝,些微的温润从眉眼中溢出。“还要我接着分析下去吗,叶神?”最后两个字勾着尾音,像只撩人的小松鼠用尾巴尖蹭了蹭你的脸,让你忍不住把人抓回来。叶修苦笑一声把人拉回自己怀里。“不愧是心理学教授......我认输行吧。”

喻文州将头埋在叶修肩窝里,对方今天喷了香水,雪松的尾调慢慢氤开,取代了之前紫罗兰和铃兰混杂的清香。“我不会离开你的,叶修。”他声音很低,却恰好能让人听清楚。“我会想起来的。”


那天之后,叶修开始一次次帮助喻文州回忆,他之前是什么样子的。那个哪怕叶修接受了他之后都是禁地的房间,终于能够让喻文州踏足。

其实只不过是一个载满了叶修回忆的屋子而已,里面也不过全是和索克萨尔有关的物件,比如说索克萨尔第一次来兴欣时不小心遗落的袖扣,再比如他惯用的定制的配枪。喻文州一件一件看过去,不知不觉间,天已擦黑。

叶修在外面等他。

“怎么样,有什么感想吗?”见到喻文州出来,叶修随手将人拉到自己身边。不再是像强迫或完成任务一样的敷衍,喻文州就能感觉得到,叶修明显是将他放在心上的。

“我想弄死王不留行。”喻文州丢下这么一句话大步前行,直到出了屋门。

过了一个月不到,兴欣正式向微草发函,称他们已拿到暗星,有意转手。请微草帮主王不留行,速来兴欣商议细节。

————————

我想静静   后面怎么写恢复记忆啊啊啊!!

评论(16)
热度(30)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