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蓝喻】日久生情

被 @纯情30W,3W3辆车,3是本体 太太安利了一脸蓝喻。

啊莫名好萌啊【红心

所以在坐车回家的路上拿手机码的字......(潜台词是我没捉虫)

有错字bug什么的提醒我,因为毕竟是凭记忆写的原著向......不知道怎么写下的手稿......

碎碎念了好多啊

————————————————————————

蓝河承认,第一开始接触喻文州时候,他其实是带着其他目的的。他……想更多的接触一下黄少天。

喻文州很温柔,这大抵是蓝河第一次见到自家战队队长是的想法。他笑起来很温暖,让人感到如沐春风。

后来开第十区时候,照例是有一个小小的动员会的,其实第十区开了已经有一阵了,这种动员不要也罢,不过是传统,就留了下来。出人意料的是,喻文州也列席参加了,笑容淡淡,眉目温润。

那时蓝河正同绕岸垂杨闹了矛盾,被下放到第十区,自然满肚子不爽。却不知为何,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在喻文州那浅浅一句“麻烦诸位多费心了”下烟消云散。

或许他身上真有那样神奇的力量吧,可以安抚人心。

散会后喻文州叫住了蓝河:“博远,我听说你是第十区公会会长吧”蓝河点点头。只见喻文州沉吟了一下“叶秋前辈退役的话……八成会从第十区从新开始。这样博远,手机号我给你,若是第十区真的有叶秋前辈搅风搅雨,你打个电话给我我去找前辈交涉一下。”

这种好事蓝河怎么会错过,依言和喻文州交换了手机号,出门之时,依稀听到一句轻轻的“蓝桥春雪君归日……”仿佛是喻文州的声音。

第十区的日子当真不好过,君莫笑带着人在第十区不断砸烂第十区的平衡,那段日子蓝河很想摔东西,叶修带人搅和就算了,黄少你来插什么手?和自家公会抢记录真的好吗摔?!

蓝河内心咆哮,表现在脸上就成了面无表情。没办法,谁让黄少天是他崇拜的对象呢,他忍了。

后来,千岛湖彻底沦陷在君莫笑手中,他们连练级都不能好好练了。蓝溪阁会长梁易春亲自来了第十区也没什么办法。别无他法之下,蓝河给喻文州打了电话。

那时喻文州在训练,休息时间接起了电话“博远是吗?没事你说吧……恩……我知道了,行了挂了吧这件事我处理就好。”放下电话,喻文州若有所思的转着笔,忽然对一旁叼着棒棒糖打荣耀的黄少天开了口:“少天,把你流木的小号给我用用吧。”

是夜,喻文州登上了流木的号,果不其然,君莫笑的头像亮着。

他敲了一行字过去:

叶秋前辈,过分了吧。

怎么平时没见你对公会的事情这么上心呢?这是看上的士去的谁了?

前辈,有些事情你知我知就好了。

放心吧,哥也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

那前辈,我下了。

不忘先清空聊天记录才下了线。他拔出卡,放到了黄少天的桌子上,哪怕没人看见,依旧缓缓勾出一个笑。

 

那天之后,叶修倒是没做的太过分了,总算给蓝溪阁一点活下去的空间。

不过,两个人的交集就有些少了,喻文州忙着备战季后赛,蓝河开始头疼网游里的大规模混战了。

第八赛季总决赛,蓝雨输了,到在了轮回的封神之路上。因着是自家主场,蓝河跟着看了,直到比分落定,蓦地沉寂。

塞后的新闻发布会,蓝河坐在台下,第一次没有去关注黄少天,哪怕黄少天一反常态的只撂下一句“我什么也不想说”。

他满心满眼都是喻文州,是那个强颜欢笑可眼底写满了落寞得喻文州。

不知为何,他心疼了。

等到轮回的人也走了后,整个会场的灯慢慢熄了,他依旧没有动作。

靠在椅背上,抓紧了自己的手机,死死攥着,用力到整个胳膊都在颤抖。

终于,他打开短信编辑界面,写下“我们还有很多属于蓝雨的夏天。”删去,“失败是成功之母”又删去,“会过去的”再一次删去。

反复几次,终于定下一句“失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执着于失去,却忘了得到什么。”指尖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连着点了好几次,才摁下了“发送”。

喻队他,会不会认为自己无聊,会不会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发这些话实在刺激他?

空无一人的黑暗会场,蓝河坐在那里胡思乱想着。突然,一条短信跳了出来,手机屏幕发出的淡淡银光照亮了这一小片地方。

“^_^”喻文州只回了这么一个表情。

恍惚间,似乎有人在看他,蓝河下意识抬头,却惊的差点跳起来“喻喻喻……喻队!”黑暗中,喻文州的脸上辨不出息怒,他沉默的看了蓝河许久,直到两人屏幕都暗了下去,整个会场又恢复了原先的黑暗。

“博远,”语气中有显而易见的疲惫,“回去吧”他这么说。

那天之后,喻文州和蓝河仿佛瞬间熟悉起来了,两人短信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蓝河会抱怨君莫笑带人在神之大陆闹得人不得安生。反正夏休期不要紧,喻文州就干脆时不常开着小号帮自家工会抢野图。偶尔调戏一下蓝河,过的也很开心。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蓝河对拿下野图boss不在那么欣喜了,他却更希望能听见喻文州的声音,听着喻文州柔柔软软的指挥蓝溪阁,或者做什么都好,只要是喻文州就好。

这个时候,蓝河已用回了蓝桥春雪,他也不再会因为黄少天偶尔来公会部门一趟而开心很久。他的眼里心里最重要的位置被安进了一个人,他的顶头上司,蓝雨战队队长喻文州。

只是他也知道,两人的差距又岂止是能用云泥之别来形容的?这段感情,他还是收在心底吧。

日子又过去了三年,喻文州和蓝河都没什么变化。蓝河依旧去新区开荒,回神之领域抢野图boss。而喻文州整日也只是训练比赛排战术。唯一的变数,大抵是在世邀赛中国夺冠后,第十一赛季喻文州带领蓝雨拿下了冠军。

反正还是主场胜利,整个蓝雨的人都炸了,在蓝雨基地最大的屋里摆开了庆功宴。

所有人都喝高了,包括滴酒不沾的一队二队,因为工作原因很少喝酒的公会主力,全都喝多了。

这还不是问题,问题是第二天,蓝河头疼欲裂的从床上爬起来时,吓得差点没躺回去——这不是他的房间。桌上有电脑,旁边摆着一个小小的索克萨尔,水杯是白瓷的,看上去毫无特色,一旁的地上乱七八糟的堆着数个笔记本。

这般鲜明的个人风格,是喻文州的房间。而身边的人……在蓝河断片的记忆里,有那样淫靡的声响,肉体的碰撞,还有喻文州低低的呻吟。

喻文州……喻文州!

喻文州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有青青紫紫的痕迹,干裂的双唇,以及脸上不正常的潮红,似乎都在昭示他昨晚做了什么。

下意识的探手碰了碰,触手的火热温度让他不由一惊,下意识的唤到“队长?”一面却突然想起,仿佛自己昨晚做完后就没有清洗一下吧……所以还是自己的错呗……

正寻思着把喻文州叫起来,敲门声就响了。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蓝河去开了门,黄少天就在门外:“是小蓝啊,队长呢?快把队长叫起来今天我们去唱歌啊……队长呢队长队长……”

蓝河急忙打断了他的话“黄少你们去吧,队长他……身子有点不好有点发烧,我留下来照顾一下,你们去吧。”

好容易打发走了黄少天,蓝河轻手轻脚回了屋。喻文州已经醒了,正昏昏沉沉的靠在那里,随意披着件衣服。见进来的是蓝河,遍扯出了一抹笑:“博远。”

蓝河站在那里不敢动,“队长……我……”以喻文州在蓝雨的地位,让他再无立足之地是多么简单啊,一句话就够了。

“博远,来,过来。”喻文州又说了一遍,依旧带着平常面对蓝河的温柔笑容。

事实上,蓝河不知道的是,昨天晚上,喻文州是清醒的。他清醒的把蓝河扶回了自己的屋子,却没想到蓝河酒后乱性要扒自己衣服。只犹豫了一瞬,他便干脆的放弃了抵抗,半推半就的被蓝河吃干抹净。

一番情事过后,明知自己不清理一下第二天一定起不来床,他还是选择了“伪造”一个酒后乱性的现场。

原因很简单,他不想再等了。

他等蓝河,等了那么久。从他拿下第一个冠军开始,就喜欢上了公会那个蓝桥春雪。

“队……队长”蓝河磕磕绊绊的喊了声队长,坐在喻文州床边。

喻文州费力的抬手,示意蓝河扶住自己,他现在浑身上下没一处不疼。昨天蓝河做的狠,他也没有说什么,默默地受了。

“帮我清理一下吧,我现在……有点用不上劲。还有博远……”他把全身的力气交给了蓝河,在对方耳边轻轻呢喃“我喜欢你,博远。”

“蓝桥春雪君归日……我以为我说的很明显了,为什么你还是不懂呢?”

————————————

喻队你觉得你说的明显啊QAQ你觉得啊,事实上蓝河根本没看出来啊QAQ又不是叶神活成人精了......

评论(10)
热度(41)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