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若君璃

高三月更党
喻队真爱粉,属于谁黑我喻我黑你到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不吃左喻!!!
至于喻受......只要你能想出来的cp我都敢吃。
别找我,你们也找不到我了。【生无可恋】

【叶喻】细水长流 下

给茗鑫妹子 @圈冷到哆嗦的茗鑫 的高考应援文

在这里

我喻应援群群号:635606051 都来加群吧

————————————————————

过了元旦就该开始备战期末了,之前浪的有多欢,这一棒子就打得有多疼,叶修喻文州等人也都扔下了学生会乱七八糟的事物专心备考。

说起来,喻文州的语文生物很好,一手漂亮的楷体颇得阅卷老师的青睐。而叶修,就明显数理化更胜一筹了。不过也挺符合两人的性格,喻文州做事有条不紊,这种偏文科的东西一向比较擅长,叶修思路敏捷,计算又好,自然是这种理科式的套路更熟悉一些。反正左不过都是前两名嘛。

临考前十天,荣耀的分科意向发下来了。“不是说高一过后才分文理吗?”叶修随手勾了理,看向一旁兀自纠结的人,“怎么了?”

“我总觉得我不应该在理科里待着,不是我的性格。可我又不太想选文。文理殊途,虽然最后仍可同归,可我......算了再纠结会。”他轻轻扫过叶修手中的纸,摇了摇头。

“有啥好纠结的,来来来哥帮你做决定了啊,”叶修抽出喻文州手中的分科意向,在理下面打了个勾,“就你这手速,去文科答得完题?”喻文州剜他一眼,不理会这种日常嘲讽。

到底喻文州的分科意向没有再交到喻文州手里过,叶修直接扣下了它,摆明了不给喻文州改选择的机会。

其实两人都知道,叶修也只是不想和喻文州分开。俩人现在正是热恋,蜜里调油的时候,哪舍得一文一理几天见不到一次面啊。

当晚回到宿舍,和舍友们交流了一下,发现大多数人还是选了理,问及时,给出的回答基本一致:“文科没前途。”“毕业不好找工作。”“大学录取比例低。”等等。

说起他们宿舍,也不是一般的热闹。按荣耀的规矩,八人一间,男生相邻两间是通着的,中间摆两个柜子隔开,一层共用一个大卫生间。女生们也是八人一间,不过有自己的洗手间。只是苏沐橙偶尔会来抱怨,说两句抢不上洗衣机或有女生早起之类的话,叶修笑笑,哄哄也就过去了。

他们宿舍的八人......黄少天,张新杰,韩文清,周泽楷,王杰希,张佳乐,再加上叶修和喻文州正好八个。反正就是鸡飞狗跳,好不热闹。叶修与韩文清是老对头了,初一一直打到初三的,但还好多半是嘴上嘲讽——大多还是叶修挑起来的。张佳乐和黄少天两个不嫌事大的,再加上叶修时不常嘲讽几句,天天闹得整个宿舍都不得安生。

比如说,今天张佳乐在黄少天上床的时候直接扒了他裤子又顺手拍了一下,第二天夜里,黄少天就在张佳乐下床的梯子上抹了油,张佳乐早上下地时候,脚下一滑摔了个四仰八叉,追杀黄少天跑了大半个荣耀。

最后两人一人一个记大过处分,走读一周。

说来也怪,这一周整个宿舍都不闹腾了。作为宿舍长,韩文清表示我很欣慰。

等他们两人回来,还有三天就考试了。叶修去磨了磨冯宪君,磨出一个可以中午不回宿舍在班学习的特权——原本只有高三才可以。

只是喻文州不行,他是个嗜睡的性子,中午至少得眯一会,不然下午怎么也打不起精神来。硬撑着陪了叶修两天,被心疼自家媳妇的叶修押回了宿舍,所幸后天就考试了,叶修干脆拿了本书回宿舍,一边看着喻文州睡觉一边做题。

考完试不等出成绩就放了人走。荣耀寒假一点也不长,腊月二十四左右放,正月十五回来。加起来也就二十多天。但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时间也是有点长了。

 

开学那天肩并肩还十指相扣进了屋子的两人,被黄少天拎了把扫帚追着打。一边还有连珠炮似的嚷嚷:“我靠靠靠靠老叶你的下限呢?吃了吗?脸呢?天天秀恩爱秀的开心是怎么地啊秀分快懂不懂懂不懂!!!你还我一个心思干净的文州,还我一个干干净净的喻文州!看看看看剑”说着一扫帚下去,感觉自己打到了什么,黄少天慢慢的抬起头来。

很好,冯校长笔挺的西装上一道鲜明的灰尘印子,严重的破坏了冯校长精英的美感。

叶修在旁边,撑着喻文州喘气,本来就不怎么爱运动,这么一跑给跑虚了更是正常。喻文州失笑,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

连带着看着暴跳如雷的冯宪君,好心拽着叶修上去解围——毕竟他和黄少天也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把人坑了不拉一把也太说不过去了。

“校长?”喻文州笑意盈盈。

“是文州啊,还有叶修,刚刚你们俩干嘛呢?”冯宪君伸手拍了拍衣服,轻咳两声以掩饰尴尬。“倒是没什么......冯班......”这个似乎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两人在干嘛吧。

“冯班,最近说的严查迟到的事,我和喻副主席有点决定不了,我们校学生会想抽个时间开个全体会议。可能得要老师出席......”叶修蓦的开口,成功的把冯宪君的注意力转移走了。

喻文州面不改色地听着叶修忽悠,时不时的开口附和,另一边推了推黄少天示意他快走。

等到冯宪君回过神来的时候,黄少天早不知道跑哪去了。

喻文州正经的替黄少天到了个歉,这事就算过了。当然,回去后黄少天免不了挨了喻文州一顿数落,夹着叶修的嘲讽。

 

后来的日子便很单调的过。起床,跑操,早读,吃饭,上课,吃饭,午休,上课,吃饭,晚自习,睡觉。一成不变的像极了一段重复播放的画面。

后来,开始高一的值周了。

荣耀的小红帽制度,查操查午休查迟到都有他们一份。值周前的培训会上,叶修和喻文州与现在的纪检部长韩文清三人在主席台前坐,连带着上届纪检部长,四个人一起讲解各种需要注意的事项。

虽然每次都是他们四个吧,但韩文清说到“巡查的任务基本就是抓重大违纪,比如抽烟喝酒或者超常交往......”的时候,还是没忍住狠狠瞪了叶修和喻文州两人一眼。

整个荣耀都知道,学生会现任主席和副主席是一对这种事,主要是他们俩不怎么收敛。所以有他俩在的时候,每次说超常都感觉无比讽刺。

后来喻文州趴在电脑前一晚上,捣鼓了一份分工细则,这一周忙归忙,到底是安稳过了。

四月某个周日,学校组织了春游,除了高三和复习班都去了,三千多人浩浩荡荡的杀到河边玩了半天。

作为学生会成员,两个人这一路就在不停地抓违纪,前前后后的跑了半天。“不会是荣耀搞什么活动,这附近的交警就要突发演练一次吧。”喻文州低头往本上记着什么,漫不经心地说:“你没听说过吗,在交警这个职位上,要想锻炼自己来荣耀。保证你每周一小练,每月一大练,每半年一狠练,期间夹杂各种突发演习。”

叶修无语凝噎三秒“......这是指周假,月假和寒暑假?”“哥也真是不明白了,就这么两个半小时有什么值得家长这么折腾的啊。来来回回就为了陪孩子吃个午饭。”顺手把走在自己外侧的喻文州拉回了人行道上。

“中国式家长嘛......很正常,一切为了孩子,口号喊得多响亮呢。”“话说我妈还想过要来陪读呢。反正我理解不了,晚上回去要很久,早上又要早起很久,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

喂喂喂!你们两个在这里一人一句不理解是因为你们两个在神坛上好不啦,你过过普通人挣扎在本一线上的生活就知道了好不好。

 

“诶怎么五一还有运动会呢?”喻文州浅浅蹙眉,记得当初高二学长交代时没有这一点吧。

“一些趣味的项目,玩的成分多一点。我们是第一届......老冯估计又抽筋了。不好好当校长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老冯不合格啊回去得说说他。”叶修拿着一沓注意事项,估计是要发给各班的。

“运动会就算了,可为什么学生会又要全程检查......这大热天的。”喻文州深表怨念。

“已经可以了,”叶修拉着他坐在那里把一堆零散的纸装订成册,“你想先咱们看台,可是朝西的,半下午那会太阳多大啊。给个往阴凉处躲得机会还是珍惜吧。”

五一过完,学校的重心就放到高考上了。高三更陷入了诡异的忙碌之中,一周三考这种事考到最后整个人都会发疯的。

 

后来高考完他们又上了一个月的课,等到放假的时候已经七月了。

开学来就是高二,冯宪君没有去带下一届的新高一,反倒是留在了叶修他们班里。话里说的是舍不得他们,可在场的又不是傻子,分明就是怕他们乱闹事,而新来的班主任管不住。不过既然冯宪君没有说破,他们也乐得装傻。

进了高二,几乎所有的活动都绝缘了——除了某些学校规定的以外。开学来筹备校庆,看着新一届高一各种被老师们折腾……其实,也挺好玩的。

“这是去年被咱们弄出了阴影,所以今年要找补回来?”叶修远远地观摩着,看着高一跑步。“这训练量又增了吧。”喻文州扫了眼军训单子,不置可否。

高二的学习任务一下子就重了,几乎每个人面前都摆着一个书箱,脚边也放着一个。喻文州写字速度慢,偶尔做不完作业,尤其是语文老师脑子抽风的时候。每每这时,叶修都无奈地开着嘲讽,拿着喻文州的语文作业仗着手快给人补完——当然如果做的过分了被骂是跑不了的。

十一运动会,叶修临时有事去了西南分校参观。喻文州以学生会副主席的身份统筹,挑起了大梁。一件件事安排下去后,面对空无一人的会场,他难得的放松的思绪,带出了几许惆怅。

“这是我们组织的最后一次大型活动了吧。一直说着丢下学生会这摊子事儿,可真放下了,还是有点舍不得。”

这个时候叶修也刚刚回来,两人并肩前行。喻文州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叶班长斜眼瞥他,“喻手残还能有这为学为校的好心思呢,老冯听了不得乐死。”

又来了,日常嘲讽。

喻文州按下想打人的冲动,“那还真是不错呢,毕竟乐死也算是一个比较好的死法了吧,总比被你气死强。”眸间勾起了些许不怀好意的光芒。“所以叶班前两天不在,我给叶班报了三千米呢,叶班记得去哦。”

行了,今天换叶修想打人。

十一月交接学生会的事情,日子突然变得漫长了起来。

元旦看了个晚会,放了个寒假,下半年五一开了个运动会,转眼就到了送别高三的时候了。

“去年围观高三走红毯,今天围观他们跑操。那明年轮到我们,还会玩出什么花样?”喻文州没有说话,他们两个逃了第三节晚自习爬到顶楼看风景,当然这个顶楼钥匙是叶修私下里配的。“不知道,”喻文州淡淡地说,“不过我们也要踏上这个独木桥了。”

明天他们即将离开这里,数百万学子开始做最后的拼搏;三天后他们将成为新一届的高三,踏上这座独木桥。

他们带着不可磨灭的希望与坚定,身披热血和信念,说着“虽千万人,吾往矣。”

又是一个这样的六月,每一个六月都是带着笑与泪的六月,都是承载着无数人希望与失望的六月。

天边有流星划过,喻文州看的出神,随即闭眼许愿。

“合着你是去查好了今天会有流星,所以才拉着哥逃课的?真有你的。许了什么愿?”喻文州看着叶修:“很多呀,想考上好的大学,想找到心仪的工作,想要在乎的人都平安……”他凝视着叶修的眼睛,那里盈满了星辰,灿然生光。灼灼之华,让人只需一瞬便不由得沉浸永生。

“还有……最重要的,我想和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

“叶修,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

写到最后莫名其妙的成了诉衷肠......总之感谢食用

评论(11)
热度(41)

© 千若君璃 | Powered by LOFTER